中国首幅被公开的裸体摄影照是郎静山的《慎独无私》

全球最大拍卖公司之一苏富比,2017年4月初将在香港举行“光之绘画”专场,专题拍卖摄影大师郎静山多幅摄影作品,宣称其中包括公认的中国首幅裸体照片《假寐》,由摄影大师郎静山拍摄,引起瞩目。

根据苏富比对《假寐》的介绍,《假寐》乃郎静山首幅裸体人像,1928年摄于上海一位医生朋友家中。《假寐》不仅是“公认的中国首幅裸体照相”,亦奠定了郎氏作为全球裸体摄影的先驱地位。

但是根据郎静山撰写的文章,《假寐》并非其在中国拍摄的首幅裸照,精确地说,应该是其在中国首幅“公开的裸体照”。而据其他资料分析,这幅相片最早也不叫《假寐》,被取名为《慎独无私》。

已知最早公开发表中国女性裸体写实摄影作品的中国人是广州革命家和实业家潘达微。他1926年和其朋友们在广州组建摄影社。他拍摄过以女儿为模特的裸体摄影作品还公开张挂,以推动社会新风气的形成。

但是那是一张少女背影照,若按照“露点”才为更加具有社会突破性的严格意义上的裸体艺术照的话,则当属这幅《慎独无私》。

(图:裸体摄影照《假寐》,影作由香港苏富比提供,照片中是位十几岁的未成年中国小女孩)

1983年,郎静山曾在联合报副刊撰写专文“公开我国第一张裸体摄影”。他在文章中忆述,1919年,他的南洋中学同学黄坚,在北大发起摄影社,与社友刘半农、吴辑熙等商量试拍人体,说服了一位三轮车夫的妻子充任模特儿拍裸照。

即使在今天,拍裸照仍无法正大光明,更何况是一世纪前。1918年,美术大师刘海粟在上海展出人体裸画,引起轩然大波。连最新潮的上海都容不下裸画了,更何况是在最传统的北京拍裸照?

这是我国第一个模特儿,也是我国摄影家第一次采用这种题材。”郎静山在文章中回忆,黄坚三人拍裸照只能“偷偷摸摸的约时地,偷偷摸摸的进行”。因为太紧张,一个忘记打开片门,一个因颤抖而曝光过度,底片冲出来以后,三人之中只有黄坚的那一张是成功的。但因未将毛发修除,迄今未能公开展览。但那张黄坚拍的“中国天字第一号裸照”,却被郎静山好好收藏,还带到了台湾。

1928年,一位画家纪小坡,找到了一位女佣做模特儿,可惜她身体长得不匀称,画面不理想,此照也没公开。

同一年,郎静山的摄影同好卢施福医师,找到一位十几岁的小女孩当裸体模特儿。这次,郎静山也参加拍摄。这张照片为郎静山曾获得“什志奖”第一名,奖金100块“大头(银元)”。

1930年,郎静山出版《人体摄影集》,它是中国第一本个人人体摄影画册

郎静山1949年后赴台湾。他在文中提到,这张为他赢得奖金的底片被他留在大陆,1967年他去美国柯达公司参观,住在好友Stimson家中,没想到Stimson竟藏有这张照片,郎静山便请他复摄底片,“算是我的第一张得意的人体照。”

香港苏富比即将拍卖的这幅《假寐》就是这复摄后取的名,这幅作品在1928年发表时,一如郎静山给其所有作品的风雅起名,当时称为《慎独无私》。

这次苏富比拍卖的相片上有郎静山的留字:“假寐,九十二叟静山”,因此可以知道题款时间是1984年,他生于1892年。

郎静山在文章中表示,摄影界有一项公约,拍裸照必须具有艺术价值,而无诲淫的趋向,方始能公开展出。在他心中,《慎独无私》已超越了裸照的“诲淫”,可称为艺术作品。

依据郎静山文章,这三位走在时代前端的“裸模”,一位是三轮车夫之妻、一位是女佣、一位是十多岁的少女,都没留下姓名。但据其他资料说,小姑娘姓张,因为拍这张《慎独无私》四日后被她的父亲打得遍体鳞伤。

今时社会已不同于往日,台湾第一位裸体模特儿林丝缎、或以裸照成名的台湾政坛名女人许晓丹,都因裸照轰轰烈烈成名。

虽然郎静山镜头下那三位中国最早的裸体模特们藉藉无名,但不能否认她们是中国文明史和艺术史发展中的先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