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早公开发表女性裸体写实摄影作品的中国人是革命家潘达微

裸体,尤其是女性裸体,在中国曾经是一个可怕的话题,也是近百年“审美”与“色情”交错混杂互有争论甚至不断遭受打压的对象。

就百年美术史来说,与裸体有关的有名例子莫过于20世纪初年轻的“艺术叛徒”刘海粟创办“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时所发生的“裸体风波”了。因为学习艺术需要画裸体,所以刘海粟就大胆地设置了模特课程;又因为社会风气反对裸体,以为裸体必是色情无疑,加之军阀孙传芳出面干涉,甚至不惜动用权力予以“镇压”,遂使事件迅速传播,成为代表新时代的“审美”与代表旧封建的“道德”彼此尖锐对抗的经典案例。

其实,比刘海粟举动更早的裸体事件发生在广州,著名革命家、为广州起义收七十二烈士之遗体、民国成立后推动建立黄花岗烈士墓的潘达微,为了弘扬新风,引进西方摄影开设摄影房不说,还以自己的女儿为模特,拍摄裸体照片公开张挂,以推动新风气的形成。只是此事并没有变成刘海粟版的“裸体风波”,更没有什么军阀过来横加指责,所以也就没有构成社会事件,无法广为流行,最后淹没在历史的陈迹之中。

潘达微是广东省广州市一位非常著名的人物。今人知道他,大多因为他冒死收殓黄花岗起义烈士的遗骸,为广州留下了一座革命历史的丰碑。

但和历史上众多的精英分子一样,这位英气勃勃的革命者,同样也有着多方面的才能。艺术就是他的另一种爱好。

潘达微好摄影,1926年与李崧、刘体志等人组成广州第一个业余摄影团体——景社。

景社成立后,社内同仁常在广州小北倚云别墅及宝光照相馆聚会,展出各人的摄影新作,相互切磋影艺,并推荐部分作品供穗、沪两地报刊选用。

景社曾多次举办影展,潘达微还亲自选送社员作品参加上海华社的摄影展览活动。1928年上海《天鹏》画报载:“中国影坛,光社矗起于北,华社峙立于南,粤之冷庐景社,亦卓然并雄,其人才之美,作品之精,皆为人所钦仰。”可见,景社与光社、华社于20世纪20年代在中国南北摄影界堪称鼎足而立。

潘达微曾有两件作品作为我国唯一入选的作品参加在日本举办的实真摄影展览,获得好评。他还是目前所知的中国第一个拍摄人体艺术摄影的人,他的模特,就是自己的女儿。

而他为梁培基创制的著名中药“发冷丸”所做的广告,被认为是中国美术广告的先声。

(图:中国最早公开的裸体艺术摄影作品,潘达微(右)拍摄,片中的模特为潘达微的女儿潘剑锷(左))

20世纪初像年轻的徐悲鸿这样的绘画俊才,之所以固执地要出国留学,表面上是去学习西方的写实主义,实际上更多地希望是到人体艺术大国的法国,通过学习彻底掌握描绘人体的技能。今天我们看到的一大批赴法学习绘画的前辈艺术家的作品,其中最为重要的遗产就是他们的人体习画。

这些人学成回国后当然要开一代新风,让国人认识到裸体的“现代价值”,通过对优美人体的观赏建立符合时代要求的审美原则。在他们看来,人体就是美的象征,裸体艺术是提升大众审美水平的有效题材,和色情了无关系。尽管社会对过度公开裸体艺术始终持有异议,但到新中国建立时,在艺术院校设置模特课程,公开描绘男女裸体,却是公认的事实,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

有意思的是,此后的社会风气却重新回到某种保守的状态。艺术院校的模特课程,到了20世纪60年代中期,已经受到越来越大的指责。

直到改革开放后,中国的裸体艺术才渐开风气,成为主流艺术的一部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