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在寻找活法

现在的学生们自杀得这么多。
他们在看什么书?
有时间看课外书吗?比如小说?
他们看的是什么书?
哪些网络小说?
网络小说也有好看的。比如《第一次亲密接触》。
但是如果成为现象级的文学没能正确引导他们。
或者说他们没能从文学中找到一种答案,又刚好是现象级的,他们可能在茫茫大海中无处寻觅而更加迷茫了。毕竟文学是青春成长的重要途径,不管一个人喜不喜欢文学。
说实话,孩子对死是没有什么概念的。
死就是永远再也见不到那个人啦。大概如此,既不是黑色,也不是白色。
黑与白不过是世界告知他们的披麻带孝的颜色。
世界很多东西令人淬不及防,对于幼小的他们还没有过多的思考。
世界一般来说不是全然的糟糕。总会有些阳光。
他们也很容易从新鲜的未知的事情上保持着生命的活力和乐趣。
当年有本小说出来后很多年,我才看到,叫作《女中学生之死》。然后我也跑到大学的楼顶上感受过那种感受。
我当时只是觉得死这件事有种唯美的气氛,在上海女作家的书里。尽管前因后果可能不美,但去死这种单纯的形式有种美的感觉。
于是到楼顶上体会那种象羽毛般飞翔的感觉,最后发现:楼顶上好多学生,读书的,聊天的,抽烟的,没有跳楼的;第二我没有恐高症;第三估计上海人住得太狭窄了,不能到处疯跑。以至于一个女中学生最后只好跳楼,说实话,在广阔的西北体会上海人的那种生活的逼仄兼具流言蛮语的压迫还是不太感同身受的,尽管也是有的,但毕竟地方大,空旷的地方多,可以跑开,一时跑不开,放了学再跑。
而且我觉得我们是幸运的一代,我中学时代那时候成为现象级的作家是王朔,从小说里认识的第一位印象深刻的女中学生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里的吴迪,而不是《女中学生之死》里的宁歌。
因此在中学时代,王朔的小说给了我们新奇的世界,原来人们可以很厚脸皮地无为无畏地活着,不为他人活着,如果我们不知道怎么活,但至少我不为你想成为的样子活。不管这个“你”是谁。是父母,是老师,是政府,是社会,是好人,是坏人。
虽然外表活得被世俗认为玩世不恭,一无是处,但是痞子的内心却仍然是可以很纯真很专一很坚守有在乎的东西。
孩子们在青春期寻找的是什么,无非是一种他们认可的或者给予了他们启发的活法。
我没想到过了40年,写于1980年代《女中学生之死》里跳楼的死法仍然是现在很多孩子自杀的死法。
其实摔死不唯美的,很丑陋的,但是一些文学作品描绘得像鸟一样或者纸片飘着一样,还白色的羽毛,这就造成了死不可怕还很唯美的印象。
死固然不可怕,但也绝不唯美。
既不小资,也不浪漫。
许多没找到活法的孩子,于是觉得可以尝试死。
但死也很考验创意呢。
就那样摔死啊,实在太无趣啦。
试试王朔小说里那种厚脸皮地活着吧。

今天说的话里有多少反问句

中国这些年至现在的外交部说话都很没有礼貌,全部是战狼范。
比如秦刚说的“中美两个大侠一起行侠仗义不很好吗?何必两败俱伤”
以前国民党政府派胡适任驻美大使,胡适是在美国留学的。
但是现在中国派的驻美大使到底有没有留学美国的背景。或有与美国的渊源?
如果没有,但懂不懂礼仪?
正常的国家,包括中华民国都认为大使,所谓大使是使者。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中国古话就这么说。但你这个大使也只是传递信息,不是到另一国家去教育别人怎么做人的高高在上的或者传达皇帝口吻的杀伐之气。这是碰到了文明法制的国家美国,如果在春秋战国时代,一个使者敢这么说,虽然古话劝勉说不要杀来使,但杀掉来使的国君可不少。
中国根本不懂什么是大使。大使应该是什么范。从土匪起家和从正常国起家是不一样的。别看当年北洋时代,但受教育懂文明的军阀也是有的。
有外交部,就是为了不动用国防部。
所以哪怕是个暴君的战狼语言,外交部也得变成一种既传达圣意又不挑战别人神经的有礼貌的说法。
关键还不是说的内容,是说的语气。
正如许多人批评中文,批评不到点子上,不是中文本身有多么不堪,而是中文被用得非常不堪,包括批评共产党的人也容易用那样的中文语气。
比如开头秦刚说的那句。为什么要用反问句呢?反问就代表诘问、质问,不满意,是种挑衅,我想中国人并没有过多考虑过语法,但是说话经常是这种范,一用反问句,其实就包含了大量的不满和责难。
中国女性也喜欢这种说法范。在平常和先生孩子的对话中。
如果是台湾人,会说如果中美两个大侠一起行侠仗义一定会避免两败俱伤。
并不是台湾人说话腔调软绵绵的,而是人家的语言环境不是这种质问式的。
包括男男女女,包括政治和生活。
但是大陆男女解放后一直处于各种运动中,搞得整个国家连话语语境都不考究,全是这种革命范战狼范批判范挑刺范的,仿佛都是刺谓,不能…..吗?何必?难道?凭什么?有什么资格?为什么不?…全是质问式的。
这种其实不是沟通,而真是批判用的。
普通小民可以用,显得无礼,大陆人可以用,显得粗鄙,但是中国外交官也这么用,显得战狼。
中文没什么错,如此不堪地用中文,中文就显得很粗鄙了。中文被用得粗鄙,也恰恰不是内容。粗鄙的内容也可以用礼貌的句式,正如日本拍的AV片,内容黄俗,但也是电影专业的拍摄手法。
内容用不同的话语语气表达会有完全不同的意境。
这是中文的特点。
数数一个人说话时是否经常使用反问质问句就知道他/她粗鄙程度了。

抵不抵制北京冬奥

有人说彭帅是体育明星,世界冠军,她曝料引起世界这么广泛关注,但普通人被强奸没人关注。
猫头鹰可能认识蝙蝠,而不认识白天活动的许多动物,因为前两者都在夜晚活跃。
同理,世界上很多名人、明星可能认识运动员、网球明星彭帅而不认识一个中国被强奸的普通女人,甚至媒体都没有报道,他们都不知道有这个人或这件事,那世界上认识彭帅的人们就在为彭帅鸣不平。这并不是因为彭帅是明星。
有人又说四年一届的奥运会啊,要是抵制的话就耽误运动员的人权啦。
这只是民间活动啊。
没错,本来就是业余运动员一起玩的大会。
但是谁最看重这种民间活动呢,法西斯和共产党。
当年的希特勒,后来的苏联、中国北京奥运会,都把奥运会看作一种宣扬国力、彰显统治权威、兼对民众集体操控游刃有余的社会表演。
正是因为专制极权看重这样的民间活动,冷战时期西方国家才对对立国进行了政府层面的抵制。
后来考虑到运动员四年一届的参赛机会问题,只是官方或者外交抵制,运动员可以以个人身份参加的。
但运动员不也首先是个人吗?
一个人处在当下的现实中,可能是看不清历史的。
比如当年给集中营的狱卒做饭的厨子在二战后未必被追究战争责任,毕竟他也只是做饭,没有参与屠杀犹太人,毕竟他也是被抓的壮丁,或者毕竟他也是被纳粹枪逼着必须做饭,或者他认为总有人吃饭总有人做饭,他不做也会有其他人做。
但是在二战后,他回忆起自己曾经给纳粹集中营的军官做饭,他会怎么想?
文革中那些打人的红卫兵事后默不作声,他们内心怎么想?
现在的运动员参不参加北京冬奥是他们的选择。即使他们的政府不参加,他们可以以个人名义参加的,可以珍惜难得的四年才有的奥运机会。
但西方世界现在就是在营造这种氛围,越来越认清中国罔顾人权的现实,运动员到那里参赛,要不很有可能染上病毒,要不被中国人宣传成去武汉放毒,西方政府不能行政命令运动员别去参赛,只能塑造一种氛围,由运动员自己决定。
这不是政治阴谋,这是政治阳谋。
中国,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女运动员出来网上诉苦为爱情也好,为名利也好,曝完料失去自由或者莫名其妙了,这不就是当下发生的吗?
新疆集中营、武汉病毒至现在,这都是真实发生的,中国就是这么个情况,这些是造谣的吗?
这些是提醒运动员们参会的风险。
你说这是洗脑。洗脑是指除了一种信息之外不允许再接触其他信息。
这不是洗脑。西方运动员们可以看很多东西的,包括中国宣传机构的东西的,他们最后去不去北京冬奥会是他们自己的决定。

做好心理建设

文中[ ]里面的部分都援引BBC的文章

[珍珠港事件后,1942年2月,时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下达了“9066年行政命令”,以种族背景划分,将美国西岸的12万(有日本血统的美国公民)转移到禁闭中心。当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是在美国出生。
在全美国,这样的禁闭营有十个。美籍日裔的被囚者在带刺的铁丝围栏内度过的平均时间是三年。]

在美国和西方世界的中国人,不,确切地说,是中国共产党的大外宣包括爆料锅一直在提醒我们:中美闹僵有什么好,美中开战,我们华人都得坐牢啊。都得进集中营啊。全世界要排华……

首先,如果某天文明世界真的要打中国,要排华,那一定是中国和中国人像日本偷袭珍珠港那样做了不好的事先,比如放病毒。

你为什么移民西方世界,难道不是认为西方更文明吗?难道不是追求正义和公平吗?如果你移民仅仅是为了赚钱,那么如果西方世界没有正义和公平,像中国国内那样,你赚的钱还不是像在中国被CCP抢劫一样被国外的黑社会、腐败政府、暴徒流氓血洗?你赚了钱为什么呆在美国和西方,因为你知道这里有正义和公平。

正义会无缘无故地打你吗?那么如果正义和非正义开战,你要站在哪边?

如果你站在非正义那一边,被关进集中营不是很正常吗?

[劳森·酒井威一郎(Lawson Iichiro Sakai)是1941年时才年仅18岁的日裔美国人,1943年3月,由于美国需要更多的士兵,于是开放了对日裔美国人的征召,酒井当即就参加了志愿申请。

超过3万名日裔美籍男性在美国陆军服役,当中很多都是隶属一个叫做“第442步兵团”(442nd Regimental Combat Team)的隔离兵团。442步兵团横扫了意大利和法国,也承受了格外高的伤亡率。酒井自己就曾四次负伤,后来获颁铜星勋章(Bronze Star)和紫心勋章(Purple Heart)。

酒井说,对于美军一再将他的兵团送去险境,他并不怨恨。
“你能怪司令官把手上最好的拿来用吗?”他说,“没有人想死,也没有人想看见自己的人死去,但我们是在争取赢下那场战争。到这个时候,我们已经证明了,我们是忠诚的美国人。”

1946年7月,当442步兵团回到美国时,总统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在美国白宫一个仪式上检阅这个兵团,并在演讲中对这些老兵说:“你们不仅仅对抗了敌人,你们还对抗了偏见——而且,你们赢了。”]

所以当正义和非正义打仗的时候,如果你支持美国,认为她是正义的,那么可以为她参军打仗,如果你欣赏中国那种非人权非公义的病毒似国家,你就是正义的敌人,你完全可以回中国参战,为中国服务嘛,如果你又支持非正义,支持美国的敌人,又留在美国,极大可能得坐牢或者住集中营呀。

当然,当战争开始,成为敌人啦,有很多极端的事情会发生。

但是这正是检验你想做美国人还是中国人的时候,是认为什么是正义的时候。

日裔美国人用对美国的奉献和牺牲,证明了他们自己是忠诚的美国人。

那么到时候华裔呢?继续两头吃,两头沾光?还希望输出中国价值观,中国皇帝统治全世界?

未来的历史必然会有需要检验华裔的时候。因为希特勒是不会满足于只在内部兴风作浪的,解放全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也是法西斯的理想。

当这种理想向外扩张时,必然会发生正义与非正义的战争,检验华裔的时刻就来到了。

很多在海外的华人,不管是入籍的还是没入籍的,不管是精英和平民,好多人一天到晚担心排华。除了他们其中很多是海外纵队,其他人要不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要不然就是思维还是大清帝国被卖猪仔的一样。

日裔美国人可以积极地参加美军,为二战中的贡献骄傲,可以自豪地告诉全世界:我们是忠诚的美国人。

请问,中国人呢?你都不懂什么是美国,什么是美国人,什么是对美国的忠诚,你拿什么美国护照呢?

既然你们那么欣赏和盼望着一个中华帝国的崛起,当有一天你们的中华帝国和我们的美利坚合众国打仗时,如果我们不能参军直接和非正义作战来表明对美国的忠诚,看来只能陪着你们这些爱中华帝国的华裔一起住集中营啦。

不知道三年能不能被放出来。

中国大外宣问:二鬼子们,你们做好进集中营的心理建设了吗?

嗯,做好了,美国的集中营再不济,也比新疆集中营强。

解散吧,中国人

这个世界我最想对其道歉的公众人物是打网球的李娜。
当年我不是个粉红嘛。也在网上爱国嘛。
李娜受了中国一肚子气,以前不了解她受了什么气,现在想来,她受的气里可能也包括了类似于彭帅受的气。
在中国,面对权力,有的姑娘是主动倒贴的,有的是扭扭捏捏的最后从了,有的是权衡利弊毅然决然的,有的是不经诱惑抵不住腐蚀的,有的是躲闪不及的,有的是半推不就的,有的是没便宜占拉倒的,有的是拂袖而去的,有的是被踩进泥潭的……
当年非常年轻的李娜后来坚决地离开了中国体制,虽然也曾经代表中国体育和中国一度纠缠,但她一直在公众场合表达出很不屑中国那套。
或许也是中国的媒体看似无意但是有意地进行夸张宣传,把她塑造成一个很瞧不上中国,张口不爱中国,闭口不做中国人的形象。
现在知道媒体很多时候也是在造谣和造孽。
我们当时也不是很理解,想的20来岁的小姑娘,就因为领导不让参赛,不重点培养就恨国而去?像打乒乓球的何智丽那种不甘心让球,耍个人英雄主义?
但是李娜需要把不爱中国挂嘴边吗?爱国不是文明人的美德吗?
现在更理解她了,领导可能不仅是为难她,而且是想要上她。强奸也好,MeToo也好,官僚也好,控制也好,都是一种很糟糕的环境,对当年只有20来岁的年轻的她们来说。
现在我也更理解她那些被媒体报道的所谓“不爱国”的言论。
如果她真像媒体那样有段时间经常把不爱挂在嘴边,现在的我也理解了,因为现在的我也喜欢把不爱中国挂在嘴边。
这不是因为我爱上了哪国,移民了哪国,所以要当汉奸。
爱与不爱都是想要表达的情感。正如我们爱什么,喜欢把爱表达出来一样,不爱,那种情感或情绪在心中也是自动泛起的,也是涌到嘴边的,只是有人表达出来了。有人虽然有这样的情绪但不敢表达,有的人有这样的情绪他们不愿意表达,有所谓的修养和处世的圆滑、或者有人说基督的大爱应该让我们表达爱而不是表达不爱。
这个世界需要有人说不爱,不爱不代表恨。恨是一种强烈的在乎。
嫌屎臭,不爱屎,不能说人们是在恨屎。
我们说爱与不爱,只有上帝考察我们的心,是出于什么的心理,是爱什么是不爱什么。
作为当年网络上的粉红,需要向李娜道歉。对不起,当年不理解她。
曾经有西方的传道士站在苦难的中国,认为中国人要想摆脱那悲惨的命运,最切实可行的办法只能是移民。
但如此多的中国人怎么可能全部都移民,甚至,很多很多移民都不现实。
里根总统访问中国时曾对着西安兵马俑说:解散。
这也就是我们这些不爱中国的人对聚在一起的组成所谓中国的中国人现在想说的:如果没有那个中国,才能解放更多的中国人,没有了中国,就没有了中国人,就会有许许多多的人不用再受那种几千年中国制造的苦难。那是一种深重长久的、和世界其他相比都是极其独特的、特别惨烈的、卑鄙龌龊的苦难。
中国史上不是没有分裂为大大小小诸国的时候,那时候的人们可以选择和搬家,避难和迁徙;而每每聚在一起搞大一统的时候,所谓国家强大的时候,不是人民的福气,反而国家强大了,你被欺负没人能管得了。你也没地方可逃。
不爱中国。
解散吧,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