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审团制度

法官让两位争夺婴儿的妇女撕抢那个孩子。
最先放手的是亲妈。
在古代,
没有DNA技术,
没有多少证据。
法官是靠上帝给予的的爱与罚在审理案子。
这些案子要能经得住围观的人群的审视和鞭挞。

所以固然法律技术很重要。
但不要忘记初心。

美国的陪审团制度就是没有忘记这份初心。
他们不是法律专业人士,
但他们是人,
他们是一国一邦一城的人,
我们之所以组建了国家,形成了法律,
是因为人们共同的价值观。

凡是公民都是参与者,也是制定者。

并不是因为专业知识和法律背景就一定是正确的,
当然也不是因为陪审团有12个人的一致意见就一定是正确的。
大家一起看走眼也是有的。

但是这种制度很有趣。
它提醒我们的初心,参与,是种权利也是义务。
也提醒我们,公义的实现并不是总是依靠法律专业人士。
有时候搞法律的可能更强调程序和证据,
比如借钱打欠条。还钱得有凭证。
非法律专业的人更多的是靠他们的常识,而不是法律知识。
如果任何借贷都需要借条,
那么口头承诺只是一种表演吗?

陪审团来自于社会的各个层面,
他们是美国普通人,
但不是傻子。

在没有DNA技术的时代,
一个法官和一群民众决定不了孩子归谁吗?
No,遥望我们来时,
我们依然可以。

比大罚单更大的拷问

感慨万分
引以为戒

开车被警察拦下啦。
超速超过50%啦。
因为去拿手机看,
根本没看仪表盘。

最近警察出没,
我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会栽的。
甚至潜意识里似乎还希望来一次,
好知道传说中美国被警察拦是什么处境。
我知道自己驾驶习惯不好,
总会被逮的。
有一天超速开过去发现警察猫在那里,
那天就应该被抓了。
现在被抓了,心里反而放下了一件事。
总是心存侥幸,
只有不幸运才能教会做人。
我就是犯贱,爱试探边界,然后再悬崖勒马。
不好不好。我错了。
有些事情是没有试错机会的。

这是一个大罚单,听到警察叔叔的话,
我心凉了半截,这不得罚两倍?!
之前天天和自己说,
咱穷,
交不起这种东西,还有随后什么保险啊,
穷人更得遵纪守法。
很多有钱人就是有钱,无聊,
所以爱开快车,
爱飙车,
所以上帝不让我有钱,
才能让我心疼钱而不去犯法。

然后这位年长的警察叔叔严厉地告诉我,“慢下来,慢下来,慢下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最后他说不给我罚单。

哦,My God!
我没听错吧?
大罚单变成了不开罚单,
我知道那是一个比开大罚单更令人铭记的大罚单!
我心中像坐了过山车。
感谢警察叔叔!

钱其实是小事,
清白的记录很重要。
很多人其实是完美主义者,
一张重的罚单或许可以以儆效尤,
但有的人会自暴自弃,
反正都扣4点了,
扣光拉倒吧!

我虽然不是个完美主义者,
但是很看重清白。
我知道自己是个可以在悬崖边拉住的马,
但马有失前蹄的时候,
所以以后不要不要徘徊在悬崖的边缘!
我对自己说。

2次尝试就够了。
上一次我是作为行人横穿马路,
结果跨过去的车是一辆警车,冲我鸣笛…

我要做个清白的人,
在上帝面前。

我现在理解为什么其他司机都开的很中规中矩,按我以前的想法就是很慢!这城市的司机爱打酱油。

从此我也要做一个中规中矩的司机了。

感谢美国警察叔叔挽救了一个司机,

也挽救了潜在的受害者。

感谢上帝,千万不要让我害人害己,阿门!

黑档案和子弹费

中国80后可能不知道这玩意。
但我们70后还有个东西,叫档案。
每人一个。
上小学的时候,
老师教育做坏事的我们的时候吓唬说如果不主动承认错误,
就记入档案。
每个单位都有档案室。
由此知道那是一个严重的玩意儿。
就是知道国家把你的一举一动的他们认为重要的事儿都记录下来。
那不是给文革中那些打小报告的人提供了舞台?
那本档案其实就是为了记录黑历史,
包括出身黑五类什么的。
等我们上大学后,
毕业已经不包分配工作了,
要自己自谋职业,
等找到工作后,
要把档案从学校转到新的单位,
但除非那是公务单位比如海关,或者国企才有资格建立自己的档案室。
外企和一般小型私企是没有的。
在特区,率先诞生了一个叫档案服务管理中心的这样的部门,
隶属于劳动局、人事局或社保局?
搞不清楚不关心这些,
只是听人说,什么提干评职称都要用到档案,
什么鬼?又不准备进体制升官发财,要这玩意儿干嘛。
学校把这种找到私营公司的毕业生的档案是邮寄给个人的,让学生落实好单位后自己把档案挂靠到当地的档案中心。
那档案是密封的,不准私自拆开。否则是违法的。
我也对里面的黑材料不感兴趣。
我们就是改革的夹心饼。
档案并不是我们建的,然后现在国家不负责保管,
让我们自己挂靠到档案管理中心,
每年自己交钱。
我是不交钱的。

家人聊天说起社保的事,
听我一直不交档案钱一阵紧张。
黑档案是国家建的,
然后我们自己转交和找地方保管,
然后我们自己出钱。
以前国家建黑档案,国家出钱,
我们改革的夹心饼,
国家建黑档案我们自己出钱。
出钱的是不是相当于自己给自己出钱买牢饭?
这和枪毙了人还找家属要子弹费有什么不同?
反正这个国家想着你以后退休还得有档案,
跑不了。

中国这个大监狱赶紧倒闭吧,
没见过这样的监狱!
有的人为吃饭甘愿呆在笼子里或者爬回笼子,
其实不在监狱里一样有饭吃。
笼子里的人不以为然。
因为中国绝大多数人是不正常的,正常人如林昭的母亲,
见到来收子弹费的刽子手,疯了,
不正常的,乖乖地交钱,
然后说有什么办法呢?谁让TA反党反国反毛主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