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失我爱

有个澳大利亚的家庭,孩子才7岁,打了新冠疫苗后,严重心梗死亡。
他在网上讲述他家的经历,呼吁人们保护好孩子。
他的妻子在医院已经使用了重度镇静剂,精神打击太大。
他说,他和妻子余生将在悔恨中度过。
引发这么多心脏病的疫苗可以称为心冠疫苗了,让人们冠心病发作。
这个疫苗摧毁了这个家庭。
祈祷他们能够度过艰难岁月,但刻苦铭心的伤痛虽然会随着时间慢慢好转,
但注定将在漫长的人生中折磨他们的精神。
保护好孩子们,谨慎呀。
我想魔鬼们听到他说的话:余生将在悔恨中度过,将感到安慰。
为什么魔鬼要搞这些坏事,因为他们早就已经因为自己的罪提前受到过惩罚,比如失去了亲人,
正如不放以色列人走的埃及法老地遍失长子。
他们或许当年也是信上帝的,但他们违逆上帝的时候,有时候没想到上天的惩罚来得如此之快。
他们的挚爱被夺走了。
于是他们对上帝彻底转过身去,开始变成一个魔鬼。
世界各地天天有多少人因为疫苗会失去生命或伤残,他们都是别人的亲人、被挚爱的人。
爱他们的人将受到多么大的打击。
但魔鬼们会狰狞着说,上帝当年不是夺去了我的所爱吗?
让更多的人,让普遍的人都尝尝这个滋味,他们会像我们一样背弃上帝。
以前的我们也不是生下来就是魔鬼,现在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个世界没上帝救他们,就算有上帝,也没救他们。
上帝对我如此不公,现在让世界都知道这种痛苦,这种任何事情都无法弥补的在夜深人静时吞噬一切的孤独和巨痛。
面对魔鬼,我们尚还活着的人,只能更加向上帝祷告。
永失我爱时,每个人都会真的看到自己的心碎成了八块、百块、千万块。
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失去对上帝的信仰!

世界在生病

正在为澳洲法院判德约科维奇胜诉能继续打澳网而感到高兴,
澳大利亚政府干脆取消了小德的签证,
要把人家遣返回家。
我仿佛看到了其他政府也在磨刀霍霍准备再次挑战高院停止强制令的寒光。
美国政府医疗保险和医疗救济机构的2千万医护人员不是继续被强制吗?
小德事件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是对世界体育界的威胁。
不打针就来狠的。特别是对排名第1的。
澳大利亚和澳大利亚人真的病了,但不是小德传染的。
尽管近期200多位年轻体壮的运动员在赛场上倒下,集中在这么短时间内出事,
因为心肌炎等丧命。
但是仍然不顾运动员安危,强推疫苗。
现在修理体育明星,就是又对体育界发出这样的信号,
其实世界体育界很多受欢迎的项目都是产业化、商业化的。
背后都有资本的支持。
这就是警告明星们,不打针,就会失去很多。
现在不仅普通人要进行心理建设,很多明星也是。
毕竟他们失去的非常非常多。
普通人也许是一份工作,
而明星可能是整个光环,非常多的广告代言等。
以疫苗为借口,在这愚昧荒诞的世界听上去这么高大上,
用来指责任何一个不愿意施打的人都仿佛义正言辞。
一个感染过有抗体的人还被迫施打。
医疗豁免能不能豁免得由政府说了算。
世界有病了,他们最想残害最健康最年轻最壮硕代表人类身体最棒的运动员们,
他们一定是羡慕忌妒恨他们。
如果能逼世界上身体最棒的群体乖乖就范,那么那身残体弱的芸芸众生更好欺压了,
因为后者还啥都没有。
可是小德反抗了,向这有病的世界。
世界啊,真的病了。真正的疾病不是病毒,而是病毒后的黑手,疫苗后的强制,对人权和自由的打压。
现在比电影《飞越疯人院》电影所表现的时代更不堪的是,翻出精神病院墙的人们发现漫漫田野上,连着一个又一个精神病院。

大一统是种耻辱

有人怀念文革,是因为他们当时还小,甚至还没出生,他们家庭成份好,他们是可以拿鞭子抽人的人,而不是被鞭子抽的人。
有人维护改革,因为改革开放了,他们家拆迁了,不是强拆而是变成千万富翁,包租吃一生至少吃了三代,但下岗工人会觉得改革开放特好吗?他们是首先被下岗的,然后觉得维护改革开放的是神经病,正如当年没下岗的人们看着下岗的工人哭闹是神经病,吃大锅饭吃惯了,太懒了。
有的人根本不知道中国发生过大饥荒,因为他们没有挨过饿,在中国有些地方那些很多人都饿肚子的时代,有些中学的饭菜是能吃到大块的羊肉的,那三年吃的是土豆玉米团,但没挨饿呀,你告诉他们死三千万,多少人不相信也不关心。
有的人怀念80年代,是因为他们虽然是小孩子,但是感到了新鲜有趣,一种自由和解放。虽然邓丽君的磁带一会儿被父母藏起来,一会儿被上交,一会儿又发回来了,可以听了。虽然游戏中孩子们还争着当皇上和皇后,但现实中真没有皇上和皇后。
有领导,尽管那时候的领导也是很多蛮横的,但我们的老师并不是。
我绝对不可能赞扬现在各种收红包的老师,怎么想着怎么从学生捞钱的老师,怎么没收到钱大晒整学生经验的老师。
人们会说,那是因为你没钱,你要是有钱,贿赂老师,让孩子获得优势地位,你也会去做。
正如亲人看病,你也会给医生红包啊。
中国很大,非常非常大,每一件事物,都有不同的方面,因为中国人自古至今就没受过民主的概念,不可能发明各方都受益的东西,
正如中国人看到疫情期间世界各地都给人民发钱,穷国都会发米发菜,中国人说:人人受益就是没受益。
这个想法多么荒谬,他们认为人人都不饿死是不可能的,只要自己现在还没饿着就行。
在他们的概念里,想获得翘翘板那么高的高度,一定是把另一方压得低低的,不能再抬起来。
不剥削别人,怎么获得收益?不彻底地剥削别人,怎么获得最大的收益?
所以中国的任何一件事物,都是同时有哭的有笑的。笑的数钞票供官位,哭的上访上吊。
中国人因为在不同的事物上居于不同的位置,所以感受不一样,某家族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了十几人,而他家人只是在感叹那三年学校大锅饭里的肉很难看到罢了。
而共产党做很多事必然有人受益有人受损。大家不是一个利益共同体的。
正如有人觉得长者英文特好,国家欣欣向荣,那是因为他/她不是修炼者;正如有人觉得胡温时代特好,升官发财很多老婆,那是因为他/她不是入狱的刘晓波;正如有人觉得习时代特好,抓腐败整官员,树新风降工资,那是因为他/她不是在集中营里的维族人。
是的,我们可以批评别人的冷血,不屑于别人的感叹,驳斥一切对中共治下某个时段怀念的可笑,然后给他们宣传中国发生了大饥荒,死了三千万,文革是浩劫,六四真相,思想启蒙啥的。
但是这很漫长也很艰难,因为他们没有感同身受,他们不懂。
所以中国的历史就是改朝换代,都是更暴烈的推翻前一个暴烈的,但处于旧朝新代的中国人,既不欢迎旧朝的覆亡也搞不懂新时代的来临。
谁当皇帝都得过日子买菜。
中国的民主是搞不起来的,因为中国人不是利益共同体的组合,而仅是被赶到一个猪圈里一起养罢了。
现在号称民运和认为中国人能搞成民主的,你们拉一条船来,中国共产党把猪圈门打开,随便跑,不打不杀,上他们的船的会有多少,为什么上这条船?他们不如上锅骗的船了,毕竟后者许诺了赚这个钱发那个财,有点利益承诺。前者的船有啥呢?
五月花号靠同样的信仰也可以拉起一条船,最终建立一个美国,但中国人有吗?
台湾能搞成,中国绝逼搞不成。因为台湾很小,他们有天生的生存天敌,并且对立面是专制,这已经是最大的利益了,生存先活着很重要。
但中国,你饿着肚子的时候,别人吃得发涨,听你说起来革命和民主,你有病。
中国如此之大,共产党治理娴熟,总是三个桃子10个猴子等着分,自己安心吃剩下的所有果园的,并没有天然公敌,但洗脑美国是敌人,这样大一统就成为每个中国人认为的必须了。
所以每只猴子的感观和所谓的了解的事实是不一样的。
试图又想搞大一统又想搞民主的我笑他们黄梁一梦。根本没有利益共同点。每个省的第一、第二城市都互相瞧不上,一个认为自己是政治中心,一个认为自己是经济中心。还30几个省搞大一统还民主?
中国只有赶紧分裂,像台湾一样,找到不同的利益共同点,为各自所认同的利益共同体奋斗,那才有点民主的一根毛的的开始。
孙中山领导了辛亥革命的成功,建立了中国民国,但被袁世凯窃取了成功。
因为革命党和北洋军不是同一个利益共同体。
中国人胃口很大,既想搞大一统又想搞民主,这就是荒谬,对世界历史没有研究。
美国的州也是一个一个加入的,都要考虑加入联邦,承认美国宪法有什么利益和如何进行利益谈判的。
中国现在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大一统国家,这种国家是搞不成民主的。
民主是共同利益体形成利益体后,不断扩大的过程。但刚开始,这个利益体绝逼不可能一开始是个庞大帝国。
美国不是大一统,美国是先有States,后有United States
妄图建立大一统的苏联等早就被扫入了历史的垃圾堆。
而中国人因为好这一口,所以和皇帝一起做大一统的帝国梦。
因此听某人在号召大一统+民主追求的时候,
知道他们追求的不过是另一个帝国而已罢了。
中国人应该为自己是这个星球上唯一的大一统国家而感到耻辱。

202201网友智慧——心甘情愿的代价

以前经常在中国的新闻、文学、影视作品中看到这样一句话“不惜一切代价”。
比如有个警察是骨干,在追击歹徒的过程中,不幸坠楼。
然后局长等领导来到医院看望,对正准备推入手术室要进行抢救的医院领导和医生说,不惜一切代价。
以前不懂不惜一切代价是啥。
后来知道了高干病房,想的可能就是再贵的药也要用,再多的血也要输,再多的钱也要花,需要专家,哪怕派专机去北京、上海接来。
当“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打赢贸易战”时,当“我们不惜一切代价,要清零时”,
我们才惊觉发现我们不是上面那些话里的主语“我们”,而是宾语“代价”。
再次读到那些文学影视作品的这句话时,不由得让我们这些代价不寒而栗。
如果那位骨干警察被伤了肝,可能要取别人的肝,伤了心,可能要取别人的心,伤了身上的任何东西,可能都能从庞大的代价库中找到所需。
这才是不惜一切代价的真实意义。
当有人要被不惜一切代价拯救时,可能意味着将有成千上万的代价在等待被摘器官,为了这不惜一切,提前关押大量的人口建立代价库,这才是真正的原因,而并不是什么反恐、邪教、民主自由这些花边理由。
很多中国人,汉族认为,这代价库是有必要的,
比如没有任何一个其他理由比传染病更合中国人的味口了,
以公众利益之名,中国人会配合政府去自我约束同时约束别人。
怎么死都行,只要不是病毒死就行,就是中国人对别人的要求。
翻译过来,就是你如果染病毒了,你最好自绝于人民,不要连累我、我们、国家。
因为你不幸运,所以你成为代价了。
皇上染疫可以活着,但小民就不行了。因为前者是不惜一切代价,为了让前者的安全,后者是一个又一个代价。
成为潜在的代价资源、随时被牺牲、你的命不是命权贵的命才是命,成为这样的代价已经够可悲了,但最可悲的是代价喊着不惜一切代价,知道自己就是代价而英勇赴死,比如黄继光、董存瑞,没有比代价自愿成为代价更令人无语的啦。
中国人赌的就是一个轮盘,在俄罗斯轮盘赌上,只要一个叫代价的指针还没有指向自己,那么在14亿中又苟活了一天,多生一个娃就是代价库又扩大一人,生的越多,自己就减少一些被点兵点将这次轮到自己的机率。
中国人既不把别人当人,也不把自己当人,只把皇帝和压在自己头上的官员当人而甘愿做代价的特性,只有常常为杨佳类的人击掌高赞,才是有意义的。其他的有什么意义?你告诉我。让中国人把自己当人,也把别人当人,他们愿意吗?他们准备先牺牲其他代价让自己苟延残喘呢。

一个关于骚乱的故事

2021年1月6号的美国华盛顿游行的类似故事中国人看得多,应该懂吧?
四大名著讲得全是这些阴谋破事,每个中国学生要学习的中国革命史中共产党领导过多少次工人、学生游行,
如果看不懂,就白做过一回中国人啦。
当然,很多很多中国人,潜伏在美国的那高兴的。因为这个事件不仅在竞选上打倒川普后又往他头上踩了一脚,还可以当作把柄时时威胁一下准备东山再起的川普,谁让你要和中国打贸易战,他们可都是中共在美国的第五纵队和爱中国红粉啊。
极权政府会派探子、演员和流氓混迹于人群之中,这是每次反极权的民众游行的必然项目。
只不过,现在美国政府是一个民主政府,这个政府分成了很多派,有些派别学会了这样的游戏和表演。
在人群中趁机打砸抢烧,或者很夸张一些表演,人群是很容易被点燃热情的,比如有人砸了第一道门,那么比较激进或者凡事都喜欢冲锋陷阵的人,比如Ashli,退役女军人,当仁不让,走到了第二道小门的旁边。
进大门的时候警卫不管,进小门的时候,便衣警察早就埋伏在那里,冲在前面的不管是谁射击就对了。
因为自己人是不会去那道门的,如果那是一个事先就编了剧情的故事的话,但是Asyli去了。
她只是一个爱国者,她只是走进自己的税收建造的国会,想打开另一扇门,大门没有阻挡,小门里却有埋伏,英勇者玩不过阴谋者的。
八九六四的时候,混迹于学生当中的也有政府帮手在里面搞打砸的,当然是在安全的情况下。
比如当一座军车并不是因为路障而自行失去了控制,里面的军人司机因车祸死了。
然后有人将所烧毁的军车垒起来,尸体示众之类,引发后面军队的愤恨,也许这把亡者示众的人群里面有学生,也许里面也有探子。
探子干的工作就是这样的。抓住各种机会引导形势向有利于主子的方向发展。
同理的,进入国会有一个打扮夸张披着兽皮的演员,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一些或很多。
川普被玩了。
他不是阴谋家,他被阴谋家玩了。
他不知听取了哪位智囊的建议,当然,当时投票已经被窃取在账面上输掉票数的他只能诉诸于法律、副总统、军队这些,但是应该说这几方他都不掌握吧,唯有游行的建议,争取民众的支持才是他能掌握的。他的支持者热情地涌向首都。
但是,当他听取智囊建议,号召人们去华盛顿国会游行时,就被下套了。
只有民众闹事,砸破大门和玻璃,才能被指责为动乱而把矛头指向川普,探子和演员是必然要上场的。
动乱。暴乱。极权社会会称它为反革命暴乱,民主社会称它为美国国会骚乱。
美国人民是真诚的,他们用行动证明了自己是美国人:自由要靠自己争取和维护,选举的正当要捍卫,但有人在和平时因为宪法赋予的游行集会的权利而失去了生命。
国会是民众的纳税建的,损坏公物照价赔偿,打砸抢接受法律制裁,议员们都跑光了,没有任何人身威胁的情况下是谁躲在暗处打枪?
在未来的某天,也许被称为骚乱的一六事件会在美国的历史上得到昭雪,但逝去的生命不能再回来了。
美国也是这么危险,它在各种欺诈、阴谋和分裂中滑向堕落。
伟大的美国还能再次回来吗?
上帝请拯救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