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和睡觉的人生课题

咖啡喝了一半,发困,眼皮都睁不开,甚至比喝咖啡前更困了,于是就直接上床睡觉了。
让我想起了高三高考复习时,都说咖啡可以解困,然后猛灌咖啡,
但是灌完很多后,更困了,于是赶紧去睡觉了。
所以高三那年就没怎么复习。
别说中国咖啡是劣质的,当年中国不大量出产咖啡,都是进口雀巢啥的,
但是对于当时急需咖啡解困的我这个高三学生来说,真的不提神,
整个高考之前,就是一直犯困,最搞笑的就是喝完咖啡后更困。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状态,不像是吃了咖啡倒像是吃了催眠药,还立刻见效的那种。
有的人真的想睡觉时,是咖啡也挡不住的。
但同时,又有很多人或很多时候是真的不想睡。
困的时候却睡不着或没法睡觉,那才是最难受的吧。
我记得上小学时,我是不想午觉,但那个时候必须睡完午觉带家长签字条给老师报告,那个装睡的痛苦;
然后小学四年级时,怎么都睡不够,完全不想做作业;最后是老师给家长说先睡觉然后早上早点起再做功课,总算度过了人生的一次危机;
然后考高中的头一天晚上人生第一次失眠,原来失眠是那样的,你很困但你就是睡不着;结果第二天的语文作文没发挥好,使我进我们全市最好的高中,分到我们那个理科尖子班,是以第五名的成绩进去的,我应该是前三名进的。
然后高中周末就是很幸福的,可以睡到上午10点。
高三就是痛苦的,只想睡觉。和我一起复习的小伙伴最后不和我一起在我家复习了,因为我总是睡觉,喝完茶和咖啡就直接睡了,没人陪她复习挺孤单挺难受,然后她就回家自己复习了,其实我和她并不在一个学校,她是理科我是文科,关键是对于继续上学这事儿,我完全没有兴趣。她后来考上了上海的大学当了宝钢的工程师。
但是我倒从没为高三睡觉后悔过,身体困没办法,反正我本来也不想继续读书的,对书本没兴趣所以犯困吧。
上班后,睡懒觉就是最大的幸福,一觉醒来,天都黑了,这可是人生难得的幸福。
有次中国老板非要拉我加夜班,一晚上不睡觉,在广告公司校对稿子,他是夜猫子,我可不行。
第二天早上我就发脾气了,没觉睡心情能好吗?站在高楼上看,真的有不好的想法,太困啦。我是理解那些跳楼的,肯定在跳之前都睡得不好。
于是老板让我回家白天睡觉。公司都知道老板和我没去上班,白天在家睡觉,前晚在干吗他们又不知道。再回办公室时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
人生的破事真多啊。
现在只要睡觉没睡好,身体就会有直接的反应,并不是睡少的问题,总之是没睡舒服,有时候睡多了不舒服有时候睡少了不舒服,睡早了不舒服,睡晚了也不舒服。熬夜的代价是巨大的。
饿了吃,困了睡不是应该最自然而然的事吗?
可惜,人生有时候最平常的事最日常的事却未必是轻易的。
困了能睡觉并且能睡得着睡好了是一种幸福。

接地气的杂志

发现一本有趣的西班牙语时尚杂志,不修图不修图不修图。
特真实。
喜欢拍摄欧洲皇室生活,比如凯特王妃、西班牙16岁的公主姐妹花等。
当然或许还有一些大明星。或许是名人,但非西语的读者可能不甚了解或不熟悉而已。
它选用的相片角度像故意找真实感强的。
比如镜头拉得很近,那腿得非常细才能维持平常修图的观感,否则,不都有点肥肥的,总之什么东西凑到很近看是没那么苗条的。
大特写大浓妆下的皱纹清晰可见。一定会让读者偶然冒一两句皇室成员有时候也不过是普通人的感叹。
本来猪蹄子和鸡爪子各有人喜欢,比例协调都有美感。
但此杂志喜欢选取那些比例有时候比较怪异的那种,拉近了皇宫里的人和普通人的距离。
就像平常亲友或朋友没选好角度把人拍胖了的那种效果,
但是,当然那是专业摄影师的作品。只是让人发现了稍有偏颇而不常见的角度。
只是这样,就很接地气很接地气,让读者没有超模焦虑,反而觉得捡了宝,原来高高在上的人们也还有这样的一面呀。
但到底哪种才是真实,或许读者自己也搞不清,正如谁没有美照与丑照呢?能说哪种就是真人或不是真人了吗?
现在办杂志可不容易,这本西语杂志找了一种独特的定位,不知道销量如何。
但还蛮有趣的。

CCP才是老鼠

CCP喜欢自毁文化然后又故作风雅。
比如形容佩洛西访台是“窜访”。
这个词不知道CCP的大外宣是否能翻译得出来。
有时候,中国人都知道或有种感觉有些中文字或词那是什么意思,但真要落笔又不知道怎么个精准 。
一方面,很多东西是日本人帮中国人翻译的,中国人确实不懂。
另一方面,中国人自己作的。
比如“窜访”的繁体字是“竄訪”,要是不改成没什么意义或故作刻意的简体字,会有更多大陆人和台湾人一样见字即懂。
因为那窜字的繁体字就是指一间屋子底下的老鼠。
意思就是指老鼠不请自来,鬼鬼祟祟地,未经同意地溜进人家的家。
但不知道为何中国大陆简体字方案不改老鼠的鼠,却把鼠字改成了串,意思是串门和串联。
串门和串联那就不是像老鼠一样而是大大方方地交朋友了。
这改得完全和以前的意思不一样的。现在的可以变成一个褒义词了。
都知道毛泽东时期搞过各种工农兵学商等大串联嘛,在家里串怎么就不是普通居民的自我联合呢?
所以中国在CCP治下很多事情变得不伦不类,黑白不分,中国语言也是如此。
正因为CCP是邪魔之道的,就是说着好话做坏事,说着别的国家的坏话其实是自己不正常。所以矛盾和逻辑不通的东西实在太多啦。
中国人还把拉肚子说成窜稀,一般人实在不知道什么意思,为什么文雅的说法是窜稀。但若是繁体字,竄稀,那拉肚子就和不请自来的老鼠一样,时不时肚子会疼一下,要去上厕所,不知道老鼠会何时溜进来的,很形象的。
不知道中国毛时代的简体字方案将许多含动物的字去除了动物偏旁是为何,是给动物正名?是解放后动物不许成精?还是动物太象形文字了,CCP害怕中国人哪怕没读什么书都能从象形文字里受了教育和启发,知道CCP也不过是一种畜类、怪兽、动物或妖精而已?
今天你是竄访了,还是竄稀了,还是像CCP这只肥硕老鼠一样,竄溜进了一个国家,却鸠占鹊巢,当上这个国家的主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