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调的问题

会发现原来大夏天的最幸福的事是吹着空调盖着被子睡大觉。
如果之前连着三个月都在燥热无法安眠的夜晚熬夜度过的话。
终于享受到了美国人的房屋楼宇在夏季维持26度恒温的传说。
虽然新房东也是中国人,但消费观和美国人一样,也有可能是沾了另外的房客有老外的光吧。
一般来说,中国人买得起大房子但不舍得用空调。空调喜欢开开关关的,在关的那时候根本没风,闷在那里实在难受啊。门窗可以一直关着,但关着的前提条件是空调是不能关的。否则空气从哪里进来呢?
关了话根本没气,只能开窗透气,热气进来再开空调温度又降不下去。
晚上那么热也舍不得开,因为自己住得的房间是凉的,其他人忍忍吧。
但其实因为房屋构造的不同,总是有向南的房间、有向北的房间、有向西的房间,有向东的房间,总是有不同朝向的,住在里面的人又因为个人体质的原因感受无法相同。
从这样小小的事例的消费观上可以看出美国人、中国人思维的差异。
26度恒温应该没有那么费电吧?
应该不是中国人说的美国人那么奢侈吧。
在一个人燥热的情况下又休息不好,怎么好好生活和工作呢?
中国人总是喜欢去开开关关空调,心里比较担心电费的事儿。
经常在网上看到在美国的中国房东房客因为空调的事纠缠,吵架打架的都有。
这确实涉及到一个费用的问题。一种消费观的问题,一种生活观的问题。
中国人认为钱是省出来的,美国人认为钱是赚出来的。
也许我作为房客,不能体会房东关于电费的揪心吧。
但是建议中国人啊下次找房子还是试探性地先问问中国房东夏天关于空调的问题才好。
哪怕是在冬天去租房。

制度考验智慧和设计

西方的福利制度在大方向是正确的,但在具体的设计细节上可能没有考虑人性,或者说把人性不可名状(复杂)的一面没有怎么考虑,因为无法把所有个体的具体情况都考虑在列。
举个小例吧,比如一个人的失业工资是每周$200,如果一个人这个星期找了一份零工,获得了$100,因为收入较低,仍符合领取失业补助的资格,所以仍然会给他发失业救助,但会减去100元,然后这里面的25元是需要纳税的,因此,此人可能从零工雇主那里得到了100,然后从政府获得了125。扣掉税,这位失业者可到手的仍然是200。但是人们并不知道,他/她赚那100元的辛苦度,也许今天是扛大包赚来的,是钻下水道赚来的,是今天帮老板挡子弹当保镖赚来的,也许还把腰闪了,把手伤了,以至于接下来的1个星期都无法工作。
因此,人就会想啊,这么辛苦,扛大包腰都闪了,下次倒不如不去赚那100,反正政府都要发200。
你不能说人家是懒惰的,是贪心的,是不努力求生的。但因为制度的不合理(某些人心理上觉得不合理),人心总会有取舍,你不能用道德强求太多。
如果这种制度是这样更好,本来应该发200,但是只发100,如果找到了临时工作,赚到了100+,则可以再补助100。或者只发50,赚到了100再发50。如果失业者没赚到100,只能得50。使努力找工作成为一种奖励,而不是一种替代,可能更符合大众心理预期。
我也就这么随口一说,并没有上过大学的社会学系,进行科学的研究和测算。
也许前人的设计是考虑周全的,之前或许做过测试,发现人心也是相当复杂的,有人可能会因为冲着奖励,反而去先失业再找工作。
很多人都说西方福利是鼓励懒人,这些说者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然。 这些说者很多人也不懂不是有福利制度有问题,而是福利制度的许多设计细节有问题,怎么既能摒除丛林社会的弊端,使人在困难危机时有社会帮助,同时又能鼓励人宁愿和开心地去做扛大包的工作,觉得比较心理平衡,这是社会福利设计者的智慧体现。
社会的方方面面,从政府至企业,从商业至公益,无不需要智慧,既尊重人权,又考虑人性,既能扬善惩恶,又能把人追求更高道德培养趋于自愿而非道德宣教,这全赖于我们社会智慧的进步。
显然,欧美国家在社会福利这方面走到了前面,是发达的,但仍然有很多人性的秘密、社会架构的精巧等许多方面等待大家的一起努力。

玩历史虚无主义的高手

论玩历史虚无主义,谁能比得上CCP?
封杀赵薇,甚至把她从以前的拍过的作品中除名。
当一个人连名字都不存在过,没过多久,她/他就仿佛从没在历史中出现过一样。中国这样的事情曾经发生太多太多了。
中国历史上被抹去名字的人,现在的中国人又知道几个?
PS抠像在1950年据说就有,站在领导身边的人失势后就从正常的历史相片中拿除了。
不仅明星演的作品不让播了,然后连名字都摘除了。然后把胸以下的剧照都砍掉了,最后绝对有VI换头,不信大家走着瞧,绝对有这样的中国计算机公司,以后接这个业务生意好得不得了,让阿里巴巴工程师把有马云的都抹掉,把范冰冰的头换成微软小冰,把赵薇的头换成VI人物小V,如果还珠格格还想再播的话。
“还珠格格是谁演的?”
“VI界的新秀,名字叫小V。
我们那时候是真演员演的。但是没有小V演技好。
因为以前的真人演技不行,容嬷嬷拿针扎他们的时候,他们的脸眉头都不皱一下,还能把睛睛张得大大的,脸撑得满满的,扮美,好假。看现在小V多好,针扎下去,至少会皱眉头,如果不知道扎的时候人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可以亲自试一下,就知道小V人工智能的演技才是真实高超的。”
在中国,这种历史虚无主义的具体操作在CCP那里是相当有办法,等上一代还没死光,历史已经更改了。
就比如八九六四,现在的90后及以后,有几个会知道?
我们70后即使了解了50、60年代发生了什么,但因为太魔幻也当小说看了。正如90后把70、80年代发生的事当小说看一样的。
以后怎么配合CCP做历史虚无主义是一门大产业。
这产业现在已经有很多发展方向, 包括但不仅限于:
1、修改党史,美化美化再美化
2、修改圣经,为其所用,利用利用再利用
3、抠像换人头,插像安人头
4、大数据除名,谁说雁过必留痕?在CCP那里,可以让个人的任何痕迹都没存在过
5、焚书
6、灭口

论玩历史虚无主义,谁也比不上CCP。

真实的出国

没去过几个国家,但第一次真正出国后,我内心就流泪了。
虽然之前去过一些国家,但都是跟团游,我现在知道了跟团游倒未必是便宜,而且条件有时候甚至更好,因为旅行社都是很有经验的,但是我想中国政府一定是大力推广跟团游的,内心是不想让老百姓自由行的。
我们跟团游的时候,白天赶景点,买东西,被导游骗我们花钱,旅游车上的窗帘都拉得严实,被告知外面没有什么好看的,听导游吹水就好;然后晚上睡觉,回到宾馆都很晚很累,一般都不会再出门,而且住的都是比较偏远的郊区,出门都找不到什么。
这种出国游看上去似乎是我们出过国,其实根本不了解当地人是怎么生活的。
所以那样的旅游就像是做了一个梦。去到了那个景点,但怎么去的居然没有印象。
后来,当我真正拿着签证自由行的时候,我发现世界和中国是一样的,人家的国家一样是安全的、可靠的、安居乐业的。即使语言不通,但国外懂英语的很多。
最关键和我令我流泪的是我发现我被中国统治者骗了。
中国人所谓的“怕”国外、觉得国外不好、不喜欢国外,全因为我们无知。我们对于国外的经验只是来自于我们看到的影视作品和新闻宣传。而中国一直在洗我们的脑。我发现我是个傻逼,太傻了。因为我发现中国才是最不正常的国家,外国才是正常国家。
为什么越南人可以开摩托车,上Facebook,用Google,而中国说禁摩就禁摩,但是摩托车作为交通工具,甚至是uber实在是太方便了。
日本某市早晨的某区是那么安静的,甚至都没有人。因为那里是夜生活的重要区。白天人们都歇着,没有一家开门,约定俗成的规矩应该是12点过后才陆续开门。日本人为什么可以如此随意地生活?而且一个社区可以那么协调有序?
真的,如果你有心,你不用去多少国家,你只要去一个国家,不用慌张赶路,缓慢地平静地过一天当地人的生活,你就会发现世界上最不正常的是中国。
中国有那么多人去所谓比不上中国的国家生活不是没有原因的,除了海外纵队以外,在每个国家谋生的中国人如果真敢照镜子,会发现别人的国家是正常的,中国是最不正常的。中国人这不能做那不能做。在国外,不能做的是不文明的事。此外,并没有太多对人身自由和生活方式的横加干涉。
但是中国人已经对不正常习以为常了,反而觉得外国人不正常,日本地铁没有安检。而中国人是不给自己加道门觉得不正常。住惯监狱的人见不到墙和狱警就觉得不正常。
从明白中国不正常的那刻起,就是我要离开中国的时候。多么短暂的旅行,只因为我见到正常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人们不出门,永远是在想象和偏见中理解大千世界。
同时,统治者也希望大家不要出门。出门时也是以梦游的方式旅行。
以前我以为国外是没有中国好的。
后来我发现国外是和中国一样的。
再后来我发现国外是和中国不一样的。
发现疯人院之外还有一个世界,由此一个人再也无法在疯人院里呆下去,证明这个人还没完全地疯。
当我写完这些后,中国疯人院又要开始加大喂食疯子们的药量啦。

专家大神

对张文宏为什么不能怀疑和不喜欢啦?
人们可以嘲笑、批评、质疑钟南山,为什么不能针对张文宏呢?
有人叭啦叭啦说张文宏是中国最知名的病毒学家、防疫专家。
这就是中国最有意思的地方了,先不论张文宏说的对不对,因为普通老百姓根本不知道哪位专家说得对,而在于你信哪个专家说的。
而观察中国,不在于张文宏说了什么,有趣的是为什么是让张文宏说,不是王文宏、李文宏,相信中国专家不只张文宏一个吧?
以前2003年我们作为小粉红的时候不是很信任钟南山嘛,这次新冠呢?噢,人们发现这位专家未必是可信的。可能是带货的,他说的中医你经过N年已经不信或更信了,他女儿曾经是兴奋剂冠军,他是多年体制塑造的医药专家代表,而今年你开始怀疑他了。
那么现在有人怀疑张文宏或者不喜欢张文宏,甚至不想听张文宏说什么,反正也听不懂。
他们的怀疑和不喜欢只不过提前了一些年罢了。
如果有人是上海人,喜欢上海医生张文宏,就是要维护地域红,可以理解。
如果有广东人为钟南山发扬广州中医暗喜,也可以理解。
但其他人不喜欢他们、质疑他们说的,有啥问题?
在美国,那位把持CDC最高领导岗位的博士自诩为科学的代表,在多位总统下都占据那个职位,这次疫情表现中说的种种的一切,到现在,又有多少美国人相信和不信呢?
专家,现在这个称呼,让老百姓都开始怀疑。信任是靠实践的,不是靠名号的。
不要害怕怀疑,千万不要被所谓的专家忽悠,有点常识就好。
任何专家都不是大神,需要在你俯首膜拜发现受骗后才敢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