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早的华表据说来源于上古时代人民可以随时批评领导

北京天安门前有一条金水河,河上架有几座金水桥,在桥的前面,左右分别有两只石头狮子和两根高高的称为华表的石头柱子,这些狮子和华表对天安门起着衬托的作用,大大加强了这座皇城大门的威严。

这种华表是怎样产生的呢? 传说古代帝王为了能听到老百姓的意见,在宫城的外面特别悬挂了“谏鼓”,在车马人行的大道上设立了“谤木”,《淮南子-主术训》中记载着:“尧置敬谏之鼓,舜立诽谤之木”。所谓谏鼓,就是在宫外悬鼓,让臣民有意见就击鼓,帝王听见后就让臣民进去当面谏告;所谓谤木,就是在大路口、交通要道上竖立木柱,臣民可以把意见写在上面。 阅读全文 »

中国首个被授牌的“中国洮砚之乡”是甘肃省岷县

甘肃洮砚和广东端砚、安徽歙砚齐名,并称中国三大石质名砚,早在唐宋时期就已驰名海内外,迄今已有1300多年历史。清代乾隆年间钦定的《四库全书》中,列其为国宝。创造了在我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应有地位和灿烂篇章。

洮砚石料产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卓尼县洮砚乡、岷县一带洮河流域峡谷内,地处东经104°45′,北纬35°58’左右,因此地历史上属洮州管辖,石料又濒临洮水,故称洮砚。

从卓尼县洮河东岸的喇嘛崖起,到岷县西江乡、稞驮乡境内,在直接线长约50多公里,宽约2.5公里的崖、峰、谷、壑的深处储藏着举世闻名的洮砚石料矿,储藏总面积约100余平方公里,因之,洮硕石矿一脉数苗,公认的以卓尼县洮砚乡洮水东岸的喇嘛崖底石料为最佳,此崖峭壁耸立,崖底洮水急流,垂直高度500余米,东、北、西与土坪相接,唯南面岩石裸露可采,旧时在此处编筏等枯水期才靠近掘坑采石,洮砚石,是水成岩的一种,又名辉绿岩。 阅读全文 »

中国最大的民间祭祖圣地在山西洪洞县大槐树

“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读音“贯”)窝”。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著名的明朝洪洞大槐树移民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在50多年的时间里,上百万的居民从洪洞走向了全国各地。现在,这些移民的后裔每年清明时节都会回到这里祭拜他们的祖先。

洪洞大槐树移民活动始自宋室南迁,止于清代中后期开发边疆,其中以洪武初年到永乐十五年大约50年间为其高潮,是历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范围最广的官方大移民阅读全文 »

中国最大古银矿遗址位于江西上高县

银矿是人类最早采集开发的金属矿物之一,矿区在我国分布极广,而以江西的探明储量最多,占全国总量的15.5%。

江西省西部的宜春市上高县,湮没在茫茫蒙山山脉的一座古代银矿遗址,引起中外考古、地质专家的极大关注。

这座堪称国内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银矿遗址,曾以其200年的银矿开发生命,先后为宋元明三个工朝输送着经济货币。在蒙山深处,古银矿是怎样走完了其辉煌而又曲折历程的?

银矿开采史横跨三个王朝

位于上高县南港镇南部的蒙山山脉,有着“上高屋脊”之称,海拔一千多米。“当地人又称这里为多宝峰,银矿的矿井就隐匿在这附近的山落中,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现有二十多处被开采过的矿井。”上高县当地的文化站负责人蓝青说,这些矿井他都一一寻找过,但有些地方极其难行。例如,一号矿井”扁漕洞”之路就异常艰辛,要在荆棘中步行半个小时才可到达,矿井表面看起来就是山腰处的天然洞口,怪石林立,入口狭窄险恶。

洞口上的刻字隐约可见,记载着矿井最早开采到最后封禁的时间。

“这些刻字是当时朝廷刻的封禁矿井告示,根据我们的反复察看,矿井最早开采于南宋庆元六年(1200),停于宋宝祐三年,最后一次停于明朝万历二十三年(1595)。”蓝青说,矿井开采经历了宋、元、明三个朝代,其间的开采断断续续,实际开采时问为二百年左右。

实际上,蒙山矿井几度禁采皆事出有因,这在一些史料包括当地方志中可以找到说法。

据《上高县志》记载,多宝峰一带从宋朝中叶起便发现有白银,开始是“民凿山取之,岁之益深,匹夫荷钎入深采矿”。

从南宋庆元六年起官方组织开采,到元朝时采矿规模达到顶峰,“拨瑞州、袁州、临江三地人民三千七百户,粮一万二千五百石”,并设提举司专门管理这件事,蒙山银矿十分兴盛。

“然而因为采矿时日长久,矿井越来越深,险段增多,常有塌方压死人的事情发生,另一方面出银产量上不去,逐步冷落下来;直到明朝永乐四年(1406),朝廷认为狗头脑、大兴、神宝、下坡、天心等十七处矿坑确实还有银,便再次派人开采,最终因为措施不力,也就封闭停办了。”蓝青说,“从此前后开采了两百年的银矿,再也无人问津了。”

那么,这些支撑了三代朝廷经济来源的矿井究竟是怎样的一副面目?

1982年,南港镇大窝里村村支书李润根曾经奋勇,与赣西地质大队四分队一起进洞,对多宝银矿遗址进行考察。

他们带上了专业电筒、绳子等装备,发现洞内最宽处十米多,最窄处不到一米,里面四通八达,人工凿银痕迹十分清晰,甚至可以看到古时用来吊挂矿石的巨大木头悬在半空中,可惜最后因为他们的绳索用完而无奈返回,用了八个小时都还没能走到洞底。

站“扁漕洞”口,仍然能看到当时人工铸成的混凝土痕迹。为省时省力,矿工从自然溶洞进人,沿着岩层的倾斜方向,开凿出纵横交错的矿井。上万工人集体开采的场面,可以想象是多么得惊心动魄!

50万吨矿渣重现大规模冶银场

蒙山如此大规模的矿井究竞产量几何?监里村冶银场的矿渣可以让我们窥见当年蒙山银矿的一斑。

监里村距离矿井遗址西面约2.5公里,又称炉子坪,当年的冶炼银矿场地如今长满了一茬茬的杂草,用柴刀拨开齐人高的锋利草叶,堆积如山的矿渣终于出现在眼前。遍地堆满黑色矿石,踩在脚底异常坚硬,当年矿渣带来的炉灰,如今滋长出了五颜六色的花草,在矿渣地里四处蔓延。

经过现场考察,地质专家计算出矿渣面积达到1.536万平方米,厚度平均约10米,藏量约50万吨。

取矿渣标本化验后,发现其含有银、铅、锡、钻、铜、锰、镁等12种矿物质成分。

不仅如此,在附近的窑下村、东湖村、南港水库底部和下坑山均发现了矿渣遗迹。

经过地质部门的深入勘查,更多的宝藏可能还埋在地底。“这说明蒙山的矿藏是非常丰富的。”蓝青说,“由于当年的冶银技术落后,矿石中的矿物成分并没有完全被提炼出来,矿渣当中仍然含有大量的银成分,所以至今仍时时出现不法分子到蒙山这个省级文物保护遗址,用卡车将矿渣偷偷运走之事,甚至有人开出500万元的价格要买下这些矿渣。”

根据《上高县志》记载,“到元代至元二十三年、二十六年,规模继续扩大,矿工粮食又增加了一万二千五百石,要求每年出产的银锭从五百锭增加到七百锭,每锭五两或十两,或以块计算。”“蒙山银矿历经宋、元、明三个朝代,在元代产量达到最高,成为当时朝廷财政的重要来源。”蓝青说。

“这两件银锭形制基本相同,成色95%,银锭还还标明了铸造的年月日,一件是元代元统三年,即公元1335年,另一件是元代至正十年,即公元1350年,已是该银场的后期产物。”蓝青认为,“银锭上还有总官府官、提调官、催办官、库官、库子等官职名,可以说是研究元代蒙山银矿及银矿税课的极为重要的实物资料。”

首创职工子弟学校“正德书院”

就在蒙山矿渣山底下的竹林间,可以见到一座古桥屹立不倒,实际上,这就是蒙山银矿别具一格的“正德书院”遗址,类似于今日工矿区的子弟学校。这所曾经存在的书院说明,在蒙山银矿兴衰数百年的历史里,同时还演绎着别样的人文华彩。

如今蒙山银矿下的太子壁等十几个村落,都是围绕着银矿相继衍生出来的。

与大窝里村支书李润根一样,这些深山村落里的村民大部分都是当年蒙山采矿工的后代。实际上,从宋朝中期发现银矿开始,蒙山人口逐渐增多。官方出面组织开采银矿后,蒙山深处变得人烟稠密,催生了“正德书院”。

根据当地县志记载,“蒙山银矿提举司第一任提举侯孛兰溪便慷慨捐俸,于元朝至元二十八年(1291)开始筹建‘正德书院’,以正民德。”蓝青认为,这所学校堪称当年全国第一所职工子弟学校,不仅如此,书院建成后,还请来庐陵彭卿云,瑞州邹民则、邹宗伯等人掌管书院或讲学,大书法家赵孟頫也曾经到此讲过学。

“书院当年规模可观,分前后三栋,前栋三门;中为礼堂,后为讲书堂。为保证院中人员给养,书院有固定田租收人,颇有气势。”蓝青说,“蒙山银矿兴旺的时候,历代提举司还曾对书院几度修葺,但到了元末时期,兵乱中书院难逃被毁的命运。”

正德书院如今只剩下一鳞半爪,但蒙山银矿鼎盛时期的影响还远不止于此。在大窝村曾于唐朝建有“圣济寺”,无奈人气不旺,直到蒙山银矿开采后,越来越多的工人来到圣济寺祈福,圣济寺的规模才逐渐壮大,达到“前后三殿,屋柱、台阶、坛座,皆用花岗岩或大理石琢成”。

年久颓废的圣济寺原址,如今建成了瓦房建筑,寺庙特有的圆形花岗石、大理石只在居民楼的房基之下残存。

保护和开发迫在眉睫

一批又一批的专家披荆斩棘前来蒙山考察银矿遗址,使蒙山银矿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目光。“蒙山银矿遗址是目前国内发现最大、保存最完整的银矿遗址,具有重大的科技人文史料和旅游开发价值,关键就要看如何开发和保护它。”江西省博物馆副馆长刘诗中亲自考察梦山后,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更为意味深长的是,早在2005年,日本专家鸟谷芳雄一行为日本“石见银矿”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特意赶赴蒙山考察,对于蒙山如此大规模的银矿惊诧不已。“不仅仅要重视保护蒙山银矿,开发这一文化、地理资源更是迫在眉睫了。”作为接待中外专家的当地研究人员,蓝青如是说。

中国内地首个袜子专题博物馆是2013年开馆的传澄袜子博物馆

位于江苏省无锡市江阴市的传澄袜子博物馆是以袜子历史、文化、艺术并重,集收藏、展览、研究、旅游、娱乐、公共教育、文化交流于一体的综合性民间非物质文化博物馆,是中国第一家袜子博物馆,由传澄品牌创始人、袜子收藏家朱澄先生发起筹建。

传澄袜子博物馆位于江阴市华士镇,距离天下第一村“华西村”仅2公里路程,是江阴旅游的重点规划区域。

传澄袜子博物馆于2011年年初筹备,2012年2月开建,2013年4月12日正式开馆,展品从中国古代女子裹脚布到欧洲贵族所穿的“贵族袜”,从迈克尔-杰克逊生前的演出袜到NBA30家俱乐部的原版袜……馆藏的上万件展品,营造出一个绚丽多彩的“袜子世界”,让人目不暇接。 阅读全文 »

中国现存最大最完整的古花釉瓷器是唐花釉拍鼓

花釉是一种在瓷器制品上运用多种颜色交混一起,形成各种纹样的釉面装饰。

常见的是在黑釉、黄釉、黄褐釉、天蓝釉上,以天蓝或月白色斑点做装饰的瓷器。

这些斑点在器物上,排列十分随意,它们或像蓝天上的一片白云,或如大海中的一簇浪花,生动自然,形态万千。 阅读全文 »

中国现存最大的钻石是发现于山东临沂市临沭县的常林钻石

常林钻石重158.786克拉,长17.3毫米,颜色呈淡黄色,质地纯洁,透明如水,晶莹剔透。晶体形态为八面体和菱形十二面体的聚形,比重3.52。

常林钻石是由山东省临沭县岌山镇常林村女农民魏振芳于1977年12月21日在田间松散的沙土中翻地时发现的。她把这块宝石献给了国家,成为我国的国宝。

这块钻石以发现地点常林村命名为常林钻石,现收藏于中国人民银行。 阅读全文 »

中国古代史上最长、桥洞最多的第一长桥是吴江垂虹桥

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市地处“吴头越尾”,北接苏州,南近杭州,东邻上海,西濒太湖。后梁开平三年((909年)建县,1992年2月撤县设市。

境内河港纵横,湖荡棋布,水面积2.67万顷(不含所辖太湖水面),占全市总面积的22.7%,是著名的江南水乡。

吴江,是水的国度,也是桥的世界。据清康熙《吴江县志》所称,当时桥梁即“以数千计”。

至清末,有桥名可查者503座。1935年统计,共有桥梁1194座,其中唐桥2座、宋桥8座、元桥11座、明桥114座、清桥409座、民国时桥梁447座、年代不明者203座。 阅读全文 »

中国已发现的最早的木板船出土于西安渭桥遗址

2015年8月消息,位于陕西省西安市的渭桥遗址,考古人员当月透露,此处发现中国最早的木板船,且船只保存较好。古船采用的榫卯结构,于罗马时期地中海区域木船上广泛使用,为东亚首次发现

渭桥遗址位于西安北郊汉长安城北侧,自2012年4月发现以来,考古人员先后对位于厨城门之外的厨城门桥群、洛城门之外的洛城门桥进行抢救性发掘,获得丰富考古学资料。 阅读全文 »

中国内地首个发现的明代亲王级壁画墓位于河南荥阳

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马寨镇向西2公里,就是与河南省郑州市荥阳市交界的鲁庄村。这个归荥阳贾峪镇的小村子,从2016年7月份突然有了名气,因为大量考古人员开始在这里发掘。

经过3个多月的考古,当年10月份,考古人员最终确认,这个鲁庄村的古墓是距今531年的明代周懿王的墓,考古人员还从墓室内壁发现了不少保存较好的彩色壁画。

古墓地面建筑应在明末被毁

此墓的挖掘工作由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负责。据考古队的领队孙凯介绍,鲁庄村这个大墓当时建有墓园,但地面当时建的享殿等建筑推算应在明末被毁掉。几百年后,这里渐渐被人遗忘,村民在这里聚集成村庄。“河南省考古研究院考古人员2014年6月发现了这个古墓,当时并不知是谁的墓。经过研究,2016年7月组织考古队前来发掘。到2016年10月,考古人员终于找到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个墓是距今531年的明代周懿王的墓。”

孙凯介绍,这个墓几百年来被不少盗墓贼光顾。“墓室的盗洞都成筛子孔了。”该墓坐北朝南,主墓由长斜坡墓道和砖券墓室组成,单室玄宫,墓室前部有琉璃瓦覆顶的单檐仿木门楼。墓门由内外两层青砖封堵。考古人员在外侧封门的墙底正中发现汉白玉描金墓志。根据墓志文,墓主确认为明代周懿王。

专家专门探讨壁画墓保护

在2016年12月举行的明代周懿王壁画墓保护工作专家论证会上,专家认为,这是目前国内首次通过正式考古发掘的明代亲王级壁画墓。周懿王墓由寝园建筑、主墓、祔葬墓等多部分组成,其主墓和祔葬墓的排序方式系国内同类墓葬首次发现。墓室内有两座棺床,东边的棺床是周懿王的,明显高于西边王氏的,显示古代男尊女卑的观念。墓室已屡次被盗,专家根据出土的大量棺椁残片推测,内棺外壁以红漆髹饰,并沥金粉,内壁贴有麻布。在周懿王主墓东西两侧,目前已发掘出12座祔葬墓,排列整齐,东侧的7座均坐东朝西,西边的5座均坐西朝东。“这种明代王墓及其祔葬墓的排序方法系国内首见,为研究明代王墓制度提供了全新的材料。”孙凯说。

记者在发掘现场看到,主墓墓室内壁布满彩色壁画,以黑、红两色为主,间有青、绿、黄三色。墓室顶部绘有云气,牡丹、菊花、莲花等花卉,以及鼓、钹、笙、快板、笛、手鼓、琴、腰鼓等乐器。东西两壁画面以云气、栏杆、荷花为主,由于被潮湿的淤泥覆盖,北壁目前仅清理出顶部,画面为歇山顶房屋建筑。

周懿王墓志由王妃墓志改刻

孙凯介绍,经过专家仔细识读,在这个墓志内发现一个奇特的情况,周懿王墓志竟是由王妃王氏墓志改刻而成。“王妃去世后还没有来得及下葬,周懿王也突然因病离世,可能在匆忙之中,把王妃的墓志改刻成周懿王的。”

祔葬墓中,因出土墓志能明确身份的有两座砖券墓,东侧的周懿王夫人蔡氏墓和西侧的周懿王夫人蔡氏墓。目前发现的9座竖穴土坑墓级别较低,可能是宫人之属。出土随葬品一般有香炉、烛台、花瓶、执壶等铅制品,部分还放置有盘子、碗、盏、香盒、箸瓶等。祔葬墓里埋葬的,都是周懿王女性伴侣,加上主墓里的王妃王氏,目前发现有13个,她们像生前一样,围坐在周懿王身边。

孙凯介绍,虽然盗掘严重,但考古人员还是在周懿王墓内发现了炉、镜、盆、剪、盘、斗、箸、勺等少量铜质明器,还有一口铅质缸形“长明灯”。

依据发掘出土资料和明代王陵建筑形制资料,周懿王墓享殿形制应是面阔五间以绿色琉璃瓦覆顶的单檐歇山式建筑,配殿可能是以灰瓦覆顶的琉璃剪边式建筑。

此墓解决了明代周藩王墓位排序问题

专家介绍,明王朝对宗室人员实行分封制,周藩始封王,朱橚系明太祖第五子,被封在河南开封。周藩王共传袭十一世十三王,周懿王是第五任周王。文献记载,周藩简王、靖王、懿王、惠王、悼王、康王、庄王、敬王均葬于荥阳。

专家认为,周懿王墓位置的确定,解决了明代周藩王墓位的排序问题,推翻了历代文献的记载,推动了明代周藩王陵的研究工作。

“从发掘情况来看,周懿王墓寝园建筑最后的毁坏是被大火焚毁,可能与明末农民起义军在荥阳的活动有关。”孙凯说。

鉴于周懿王壁画墓体量大、观赏性强,专家建议对其进行原址保护,祔葬墓、寝园建筑遗址等附属遗迹也应在保护之列,相关部门应制定系统的保护方案,共同做好壁画墓的清理、保护、研究和文物保护单位申报等工作。

村民早就听说村里有“王坟”

鲁志学现是鲁庄组组长,(2016年)40岁了。他听祖辈口口相传,他们所在的地方有一个“王坟”,有一二十亩大,但是,哪个王的墓穴他们不清楚。他小时候,“王坟”已夷为平地,上几辈也没有见过“王坟”上面有土堆。二三十年前,村民生活好了,开始在“王坟”上盖起了房。盖房时,村民打的地基比较浅,也没有发现“王坟”。2015年10月,为了配合建设电厂,村民搬迁。其后才听说发现了古墓,也就是村民所说的“王坟”。

为啥周懿王墓会在鲁庄

为什么周懿王的墓在鲁庄呢?贾峪镇副镇长王宏远认为,这可能跟向南一二公里的洞林寺有关。据当地人口传,明太祖朱元璋当上皇帝前,在洞林寺当过和尚,放过羊。当上皇帝后,朱元璋大修了洞林寺。目前,洞林寺最为珍贵之处是它的碑刻为六龙盘首,其他寺庙的碑刻为四龙盘首,这也印证了洞林寺与皇家的关系。

据传,明代朱元璋将其儿子周懿王的封地定在开封,将洞林寺定为家庙。

贾峪镇南部山区有一个朱顶村。“我们朱顶村村民都是朱元璋第五子周懿王的后代。”朱顶村村民朱东仁说,这一点可以由他们的家谱来佐证。

朱东仁还介绍,他们的先人原来居住在现在的豫龙镇槐西村,后全部搬迁到现在的朱顶村。槐西村现已没有朱姓人家。先人搬迁的原因可能与躲避战乱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