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位歼-10战斗机女飞行员余旭因公殉职

2016年11月12日,中国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的两架歼10战机在天津武清(天津市武清区)上空进行表演训练时发生差点相撞的事故,其中一架坠毁,坠落到河北省唐山市陈家铺镇大杨铺村西南地里。

坠毁飞机上的前舱男飞行员跳伞成功,后舱女飞行员余旭跳伞,弹射后撞到僚机副翼,导致跳伞失败,不幸牺牲。

位于天津武清附近的杨村军用机场,是八一飞行表演队的驻地,平时经常有飞机起降。

作为世界四大第三代超音速飞行表演队之一,八一飞行表演队的主要任务是对外迎宾和礼仪特技表演飞行,目前使用的机型是国产歼-10双座战斗机。

余旭1986年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崇州市,城镇户口,身高1米64,未婚。2005年9月入伍,她是中国首位歼-10战斗机女飞行员、空军上尉、八一飞行表演队中队长、空军二级飞行员、北空某部(八一表演队隶属空军歼击航空兵第24师)飞行员。

目前能飞三代战机的女飞行员,中国仅有4名,余旭便是其中之一。

余旭喜爱文艺,能歌善舞。她曾上过2010年春晚,表演小品《我心飞翔》;因为有着拿手的孔雀舞表演,在八一飞行表演队中,余旭的代号是“金孔雀”;此外,她还在空军办的报纸当过主编。

yu-xu(图:余旭身前最喜欢的一张自己的军装照,拍摄于2010年)

2005年,经中央军委批准,空军首次招收歼击机女飞行学员。2005年7月25日,包括余旭在内的35个女孩正式成为了中国第八批女飞行学员。

经过一次次的淘汰和遴选,蓝天终于接纳了余旭。她和15名姐妹接受为期4年的大学文化、航空理论学习和飞行技术训练后,从空军第三飞行学院(位于辽宁省锦州市)顺利毕业,成为了中国空军第一批战斗机女飞行员

2009年10月1日,国庆60周年大阅兵中,包括余旭在内的16位中国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驾驶国产某型飞机,编队拉烟飞过天安门广场,受阅表演,成为阅兵中的一大亮点。

2012年7月29日,余旭作为中国自主研发的三代战机——歼10的首位女飞行员,成功完成首次单飞

作为女飞,她们细心、缜密、敏感。从美国、俄罗斯、韩国、巴基斯坦等已有女战斗机飞行员国家的经验看,女战斗机飞行员在航空航天、武器操控手和精密仪器使用、地形识别等领域,都有超过男性的表现。这就是为何要培养战斗机女飞行员的首要原因。

2009年国庆阅兵结束后,据女飞受阅梯队长机、空军第三飞行学院副院长姜明接受采访时就说过:16名女飞,歼击机高教机飞行训练5项考核成绩全部为优秀。她们的水平并不比男飞差。

最能体现出女飞特长的莫过于“飞仪表”。所谓“飞仪表”,就是在复杂或极端天气条件下,飞行员完全根据仪表数据飞行,主要包括三种情况:一是在低气象情况下飞行,二是在云中飞行,三是夜间飞行。

“仪表技术是飞行员的一项基础课目,也是一项看家本领,做不到的话很多任务都执行不了。”姜明说,这个课目要想飞好,“细节决定成败”:动作要细、准备要细、心也要细。

作为女学员在这方面优势极大,根据数据分析她们的飞行数据平均值比男飞行员要高。 我们培养女战斗机飞行员,同时也是为了培养女航天员做准备,因为未来的太空宇航需要女飞在精密仪器操作等方面的优势。

过去,由于战斗机座舱环境恶劣,需要一边操作各种仪表盘一边单手控制手柄,飞行员只能由力气大的男性担任。近年来随着科技实力的增强,我国现有战斗机座舱环境建设已步入世界先进水平,都是液晶屏幕,操作起来就跟操作平板电脑类似,经过训练的女性完全可以适应座舱环境、操纵飞机、使用各种设备。

据报道,歼击机超音速飞行,机动性能强,操作技术难度大,特别是俯冲跃升、快速急转、减速盘旋时,最大载荷达6G(过载为6,表示升力达到飞机或导弹重量的6倍)至9G(过载为9,表示升力达到飞机或导弹重量的9倍)。与男性相比,飞歼击机对女性身体、心理素质和操作技能等方面提出了更加严峻的挑战。

正因如此,首批女战斗机飞行学员,是中国空军2005年从全国12个省市的20万名招飞报名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中选取的35名,后来四年的培训中又淘汰了19名,毕业时只留下16名,完全是万里挑一。她们本身的良好基础素质,加上后来的强化训练,身体足以应付战斗机的高负荷训练。

中国是世界上拥有女飞行员最多的国家之一。而在美国、英国、德国、俄罗斯、韩国等国家,早已有了女歼击机飞行员,就连巴基斯坦空军也有女歼击机飞行员。

美国目前拥有50多名歼击机女飞行员,所驾机型包括F-16C这样的重型空中格斗机。中国空军拥兵数万,如果没有自己培养的女歼击机飞行员,与大国空军的地位不相称。

曾经空军第三飞行学院政委王保群在接受采访时介绍说:“培养歼击机女飞行员,是加强我军飞行员队伍建设,提高我国妇女地位的一个重要举措,是中国女性在飞行领域的探索实践,是国家实力的彰显,同时,也是扩充战斗机飞行员队伍的一个重要举措。

余旭是家中的独生女,从降生到高中毕业参军,她一直跟着外公外婆生活,是二老一手带大。父亲余德俊在外打零工,赚钱养家,母亲胡中秋做家政,打散工,家庭经济条件一般。

但余旭很自强独立,从上小学开始,余旭便是一个人步行,上学放学,不用家里接送。在崇庆中学就读时,每天步行一公里多去学校,舍不得打车,连中午饭也回家吃,“孙女儿小时候爱唱歌跳舞,要强得很,有个性。”余旭的外婆说。

2005年,余旭高三,在学校报考了飞行员,光是到成都市区体检,就进行了四轮。每过一轮体检,外婆就会给孙女奖励五十块钱,当做零用钱。过了四轮体检,余旭成功入伍。

余旭2005年9月入伍,2007年12月入党,大学时是空军第三飞行学院第三训练团飞行二大队飞行员。

在大学期间,余旭曾向外婆提过,飞行训练特别辛苦,有的女孩儿撑不下去,晚上会偷偷哭,但她一定能够撑住。在大学毕业那天,余旭给外婆打了电话,说马上要一起照毕业留影了,“孙女儿说,自己终于坚持了下来。”第一次,余旭在电话里哭了。

每次飞行表演前,余旭总会给外公、外婆来个电话,二老接到电话后,就会像个小孩子一样,乖乖地坐在电视前,自豪地看孙女儿的飞行表演。

由于年事已高,二老从未到过现场看过孙女表演,“给我们留下了一辈子的遗憾”。

余旭身前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是在刚刚结束的11月举行的2016珠海航展(举办地广东省珠海市)上。

她当时面对镜头说的话,依然令关注她的人记忆犹新:我会驾驶双座型号的歼-10,把最好的状态展现给大家。

很少有人知道,她还有另一个梦想:成为一位女航天员,“太空真的很神秘,很奥妙,谁都想去看一下,很想去看看人类的太空到底是什么样,为人类的航天事业做一份贡献。” 她说,如果以后能有机会被选为梯队航天员的成员,“我也要努力做各种刻苦的训练,为了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

余旭的朋友圈,永远停在了2016年11月11日。《人民空军!67岁生日快乐》是她更新的最后一条信息。她的微信头像是她的艺术照,在淡蓝色背景的衬托下,年轻的少女口含一朵白色栀子花,轻轻闭上了眼睛。

余旭在牺牲后被认定为革命烈士,经家属同意将入葬崇州市烈士陵园。按照国家相关政策,余旭父母将获得相应的烈士家属抚恤金。今后,按照政策,余旭父母每月还能领到一笔补助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