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我称为你的同胞

“我是自己选择做美国人,你不过碰巧生在美国!”
安-兰德对指责她没资格谈美国的人说的。
她不愧被称为二十世纪的“美国精神教母”。
其实,世界只有一个现代意义上所谓的国家,
那就是美国。
Country, Nation和State虽然在汉语中都被称为国家,但其实意义不一样。
country是一个不精准的词语。它更多是一个地域性的概念,可以指历史上的“国家”或者在渊源上曾有相对独立历史的地区。
state指的是同一种政治架构,比如美国的各州,他们有自己的州法,形成自己的除了联邦之外的州治理模式;
nation的国家之意是近代以来形成的、具有共同政治意识(或者说认同)的人民(A People),
而“nation”最早是指出生地,而后更强调灵魂和精神层面的认同。
中文里这三个都指国家,其实意思是不一样的,但是中文不仅不区分,还要加以混淆,以便于统治。
nation甚至被翻译成国族,意思就是什么中华民族,不论你分散到世界各地哪个角落,移民后换成了哪国的护照,
你都是中华民族。
其实nation早就不已经是这个意思了,从现代意义上来说,是对某种灵魂、精神层面和具体的文化气质的认同的一帮人组成的。
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说,世界上只有一个真正的现代国家,美国。
美国从五月花号开始,直到现在200多年的历史,是不断吸纳认同美国精神价值的人到来的土地。
当然,许多的美国人祖宗辈选择了美国,而他们的后代不过刚巧出生在这里。
但是他们未必比一些移民者更懂得什么是美国人。
正如安兰德所说的那句话一样。
我们选择我们所认同的,而不是刚好被接纳我们的所接纳。
中国共产党一直把手伸到世界各地,要对移民的所谓华人进行控制,
他们的奴隶网好大,生是中国人,死也是中国人。
这样奴隶主的思想不过是刚好证明,他们还生活在古代,野蛮的以乡野圈地称为“国”以country来替换nation的偷换概念罢了。
如果全世界的所有国家的国门都是打开的,人们可以随便移居,
那些最后形成的国才是比现在的国更高的文明形态。人们因为共同的理念、精神层面的认可聚集在一起。
所以,当我听到中国人还在孜孜不倦地讲着中国人要团结,什么同胞这种词的时候, 我就想说我们不是同胞。
请不要把我称为你们的同胞。
只不过,一个奴隶主当年圈了一块地,有的时候面积大,有的时候面积小,大多数时候,土地比以前越来越大,
然后我是被从广西森林里抓来的猴子,你是从大兴安岭被抓来的豹子,我们刚巧关在一个动物园,挨过同样的鞭子罢了。
我们因此就能被称为同胞吗?就算我们物种一样或者颜色一样,我是黄猴子,你是黄豹子,我们就是同胞了?
把别人称为同胞,不仅你愿意,还得别人愿意才行。
同胞就是指一个爹妈生的。而咱们不过是刚巧一起做了奴隶或曾经住过一个动物园,就能被称为同胞?
不是的,我们只不过是狱友而已。
所以,真正的nation不会有同胞的概念。nation是一个现代意义的概念,而乡野,你曾经被关的动物园位于哪,是country。
没有同胞不代表没有爱,只是这爱不是基于我们是同一个物种或同一种颜色,而是更加珍视的是一种价值观的选择。
我们维护我们选择的,我们要建设的nation,而并不是乡野意义上曾经关押我们的那个动物园。
我想,还在执着于所谓同胞同乡概念的人,还没有想通他们为什么移民,为什么要离开中国动物园。
当他们看到所谓的同胞相轻相害而痛心疾首时,真正要觉醒的不是那些相轻相害的人,那些相轻相害的可没有什么同胞不能害的道理,都是人,害谁不是害,刚好懂中文,害得顺手点,虽然他们可能是做坏事的人,但倒是比那些仍然执谬于“同胞”这样古老而腐朽的词的人倒是清醒了。
都是人,你不应该只基于所谓的血缘、肤色和过往你被洗脑的文化而去亲近或沟通,而应该成为一个没有所谓同胞概念,而明白nation是个什么的人。

恐怖数据

中国去年净增人口才48万,
所谓的泱泱大国,一年人口才净增48万。
说明死了好多好多,生得很少很少。
中国在2020年之前十年,死亡率都在上下1%的正常区间浮动,
但是2021年的死亡率是平常年份的5倍。
这是死了多少人啊。
死的人也不仅仅是老年人,还有生育年龄的人啊,
死人不能生孩子。
生孩子少是肯定的,
为什么生很少,因为年轻人活得艰难,干吗还要生孩子呢?
为什么死很多呢?中国的疫情不是在武汉才死了几万人吗?
真正的自然死亡率突然暴增那是不可能的,
那只能说明这几年疫情期间中国的天灾人祸,死太多人啦。
移动数据号码账户关闭的2020年就少了几百万。
现在都是实名制,号码都和银行账号、社交软件等等捆绑,
换一个号码或不使用一个号码要考虑很多很多。
死亡率涨5倍。
数据背后是中国太多的国家机密,
但是这些数据令人觉得恐怖。

人比鬼可怕

人比鬼可怕。
鬼和色鬼都在晚上活动。
俗话说,白日莫做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所以鬼未必骚扰人,
但色鬼会很忙,忙着鬼鬼祟祟,偷拍,徘徊,发呆,和想坏点子。
估计色鬼都这样,因为做鬼,所以晚上最活跃。
在三更半夜看完一大堆灵异片后,听着某种鬼似乎还在忙乎呢。
到推特上一看,原来很多人有着人比鬼可怕的发自内心的感慨。
有一个人用日语写的,应该是女生写的,
她说,以前她不敢看恐怖片鬼片之类的,都把眼睛藏在手掌之后,
但遇到可怕的人后,
现在她一个人在漆黑的屋里,看着再恐怖的灵异故事,也一点都不怕了。
呵呵,果真,人性都是相通的,不管是说什么语言的。
甚至能在漆黑的某天夜里,找到如此的共鸣。
这正是我想要发出的感慨,有人已经替我说了: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遇到可怕的或无耻的或下流或恶心的人,
真的不会怕鬼。
圣经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
鬼不过是万物之一,
不做人做鬼的人和做鬼的鬼,哪种更可怕?
不信基督的人只是异邦人而已,信上帝又背弃上帝的,信耶稣又背弃信仰的,是什么呢?
魔鬼并不是污鬼。
污鬼被耶稣呵斥就会跑掉了。
但魔鬼,这个曾经的最高的天使长、后来最高的邪灵、最响亮的背叛者,听到训斥会更得瑟的。
人啊,有的人是不小心变成了鬼,但有的人是主动选择变成魔鬼的。
人、鬼、邪灵、魔鬼,他们在深夜里心思各异。

走上绝路的刘学州

刘学州悲剧。
这就是我不建议被美国人收养的生在中国的孩子,去找什么中国人亲生父母。
虽然人对自己的生物学起源天生好奇是本能,
但中国人道德败坏,扔孩子是最败坏的事中最败坏的。
能把孩子扔掉、卖掉,动物都做不出这样的行为。
或许有的人想的自己是被父母丢了的?被拐卖了的?
但还是那个社会道德败坏,才会允许这么多的丢失和拐卖。
有的孩子的父母还在社会上苦苦寻子,但警察把孩子当孤儿往福利院一送就完事了。
中国丢孩子这么多,没有联网机制,没有福利院登记制的吗?
至少寻亲的家长可以看到全国每个福利院孩子的相片吗?
有人为自己的亲生父母找借口,说当时他们也不容易,没办法,比如婚外生子啊,比如计划生育啊,
但其实就是丢弃子女的人道德堕落。
所以这些被收养的孩子要寻亲,就要做好面对残酷的准备。
也许他们的亲生父母并不是他们所想的被逼无奈,可能和刘学州一样发现了真相,当时卖掉孩子可以得几千块,
既可以当彩礼,又可以解决孩子的问题。
美国那些被收养的中国孩子因为背后有一个爱和温暖的收养家庭做支撑,他们固然发现残酷真相后还能退回到收养家庭的爱里,
在那份温暖的爱里,他们可以原谅当年亲生父母的无耻,用善良的借口反过来安慰抛弃他们的亲生父母。
但刘学州不行,他养父母早就不在了,他渴望亲生父母,也希望从亲生父母那里得到一个住所,
但是,当年父母能卖掉他,后来从来不找他,现在也无法给他提供什么住所,还认为他的要求是如此无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他无路可退,也不想再回头,于是自杀了。
人们只有生活在有爱的家庭才会感到温暖。
但中国人是靠血缘的。也正是因为血缘,觉得是可以辜负的。
因为父母想的,我再打孩子骂孩子,你也是我的既定财产,跑不了的,血缘摆在那里。
我虐待你,你还得孝敬我。
中国有俗语虎毒不食子,但中国人想到第一件事就是照顾不了孩子。
比如贺梅案。
小两口在美国虽然生活紧迫,但不至于要饭的。
但他们首先就是想到照顾不了孩子,要把孩子寄养到别人家。
别人老外看你们只管生,却找借口无法养无法陪伴,那不如当我们自己的孩子了,我们可以给孩子百分百的爱,
但你们中国人只愿意给星期天的爱,还在那里撕扯和计较。
与其让孩子每个大周末都要历经和父母分开的一次难过,不如把你们当客人,客人离开不用伤心,但每周和父母分别,
哪个孩子不暗自难过?
真正懂得爱和爱你的人是会考虑被爱者的需求和心情的,但自私的中国人普遍不懂什么是爱。
生孩子,却不照顾孩子、陪伴孩子,又想当然地认为孩子应该是心目中理想的什么样,
这就好象种花的人,不去照料植物,却想着枝繁叶茂,花开朵朵,还冲着自己微笑。
中国人主动扔孩子,这是中国人和中国社会的十大罪恶之一,未来的历史必将鞭挞。
如果你没有体会过暖暖的爱意,建议你不要独自去直面残酷的关于血缘的真实,那可能会再次重击你脆弱的心灵。
有些被收养的孩子一定会设想,如果我当年没被抛弃,长在自己亲生父母身边,是不是和自己的弟弟妹妹一样怎么怎么?
正如多少长在父母身边天天挨打的孩子在想如果自己真如父母所说,是从垃圾桶旁边捡回来的呢?是不是挨打变得合理很多和更可以被接受?
血缘未必会带给我们爱,爱就是爱。
刘学州没有爱的归宿,他一路遍尝艰辛,也还没学会爱自己,所以走上了绝路。
我们终其一生,寻找的不过是爱和被爱,以为能在血缘身上找到那份爱,对很多人来说,反而是不可得的。

听粤语唱赞歌

总有人说是CCP迫害中国人。
然后中国人能逃的就逃了,不能逃的才做鬼魔的。
比如广东人都跑香港。
好像当年广东没有文革似的,广东人当年不打杀广东人似的。
但是我近期偶然看到现在的广东一些电视台的节目。
发现这些台所谓的民生频道,以前还帮老百姓骂两句,
现在都是为政府部门赞的,
比如要隔离,就说这是必须的,这也是为了大家,是应该的必须的一定需要的;
比如说交警做了啥,这本来就是交警应该做的,然后赞扬这次要给交警打110分,
记得20、30年前看香港台,看香港电视,从来没有夸政府的,只有在电视上辩论、指责政府做得不好的,
天天批评,月月指责。
因为监督政府是民众的责任,做得好,是政府应该的,做得不好,是政府需要检讨的。
加上香港人平常说话就刻薄,广东人骂人出口成章,所以我一直以来的印象中粤语都不是用来说好话的,除了拜年歌。
不奚落你两句,不是粤语文化。
正是因为哪里不好,才成为新闻,做得好,你天天报,今天这个部门没贪污,明天那个部门按部就班5点下班,能成为新闻吗?
还要你电视台派主持人在那里评点,要给110分吗?
现在看这些粤语台,唯恐夸赞政府来不及呢。
现在的主持人都是90后、00后了吧?年轻了,思想就进步了吗?
长得帅,但天天在那里给政府用嘴刷墙,有意思吗?
以前的周星驰演的角色油嘴滑舌都是批官府,现在的小年轻油嘴滑舌唱赞歌,这社会衰不衰啊?
说真的,以前听粤语唱赞歌还真不习惯,但以后肯定遍地都是啦。
况且香港,何论广东呢。
现在还没真正文革2.0呢,还没有拿着枪站在主持人身后呢,还不需要像杜宪、薛飞勇敢自选穿黑衣上镜而“自绝于人民”呢,
这些主持人都呼啦啦地明着、暗着、主动着、扭捏着抢先跪了一大片了。
听着真恶心啊!真不习惯啊!以后唱赞歌还是用普通话吹吧,皇上听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