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姘头和真爱

就算普京不扔核弹,但有人会说是普京扔的。
正如北溪管道。
不知道中国的犹太姘头要帮中国这个姘头会做出什么疯狂的行为。
但是灭俄罗斯无疑又是大淫妇津津乐道的喘息之良机。
大淫妇就是大淫妇,
在姘头向其拼命示好之际,她依然不顾及曾经有人以爱情为名一直为其的淫荡洗白,她的裙角还是张扬而公开地飘向俄罗斯,
玩举世皆知的暧昧,和不顾禁忌而全天下示爱的求包养。
论花间行走惊起一片蛙声的行淫的技术,大淫妇是独到的,难怪会在圣经书写的历史上被点名。

时间的相对论

有的工作,上了一个月的班,彷佛上了一年,有的工作,上了四个月,仿佛只上了一个月。
真的不知道哪种好。
前者或许强度太高了吧。
也是因为变化太多了吧。
现在理解,有些人为什么不能好好退休,如果他/她退休前的工作是那么变幻无常,又是那么充满挑战性,工作密度非常之高的话。
与之相比,后者的日子像行云流水,所以似乎还是可以摸得到时间的脉搏的,只是一摸,已经很多年过去了。

天天像抽签

得了一种病,像轮盘赌。
就和多变的天气一样,无法预测。
也许早上起来后会晴朗万里,也许会乌云密布,
也许会亮如晨星也许会暗无天日,
不取决于自己,取决于老天爷。
许是生活太无聊了,不得不有点刺激。
连我的身体都会参与。
或者糟下去,或者好起来,游戏从来如此,总有结束的一天。
我潜意识似乎有点延缓这进程,因为生活太无聊了。在开始有聊之前,总想找借口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