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煤油

我就吃过煤油。
以前在中国我就喜欢买老干妈那些东西。
然后吃过各种这种油辣子,云贵川陕西…
有次就吃到很重的煤油味。
我记得特小的时候,
第一次经历停电,
老妈翻出一盏煤油灯,
还说你们没见过吧,
古老的东西,
他们也不常用了,
停电的时候用蜡烛多。
可能为了让我们涨见识,
所以翻出来这个。
所以我闻过煤油味。
比中国汽油味好闻,
但是真不能吃的。
吃到那两瓶辣椒浓浓的煤油味,
我记得还自说自话地骂过,
煤油难道比大豆油便宜?
怎么用煤油做食品?是煤矿场开的调料厂吗?也不是山西煤炭大省产的,来自西南啊!当时没想通为什么奸商用成本更高的油来搞鬼。
我真没想到中国如此恶心,
石油车可以运食用产品!化工毒水车还不知道运过啥呢。
我都不知道当时有没有直接扔掉那辣椒,
因为我灵敏的嗅觉常遭骂,
就你讲究和挑剔,我们怎么吃不出来,闻不到?
我估计是捏着鼻子硬往嘴里塞,
但实在是令人作呕而扔了吧。
我真的希望我扔了。
千万别被中国人的勤俭节约那套破词儿忽悠,
省的钱买药吃了。
相信自己的感觉,对自己好点儿!

最早是爷给你笑一个

台湾人在成都开什么乌木艺术馆。
想把财产运回台湾,
结果客死他乡。
这乌木和那些当年在中国傻逼富人中争抢的红木一样,
想必就是个郁金香的概念。
反正富人骗富人。左手倒右手。
钱都是从一群王八蛋到另一群王八蛋手里。
中国的创富故事大致如此。
不过令我想到的是中国是如何统战这些所谓的台商港商所谓的港澳同胞海外侨胞的。
那就是二奶文化。
有什么在中国流行,
没有王八蛋党的支持是搞不起来的。
那时候请这些同胞商人寂寞深夜吃饭喝酒的都是国安局或公安局。
那时候的国安局也不是个神秘组织,公然挂牌,在商业大楼里办公,
走进去可以谋个职位的;
但是那时国家单位的待遇实在不行;
公安局的呢也想巴结外资老板好安排亲戚工作的。
但是他们的工作任务可不懈怠,
夜晚加班。
在酒场上,先帮这些海外老板同胞堕落一下。
比如鼓动他们先把身边的睡了吧,
先把公司里、工厂里的睡了吧。
哦,还碰到不识相的,
那可以给你介绍的空间就太多了。
天上人间,乡野村姑,
白骨精,绿茶婊,
翻遍广深珠,江南水乡软…
三百个挑不出满意的,
三千个跑不了。
等你有了情人,
包了二奶,
你也就是中共的人啦。
不在乎你好哪一口,
中共都有那一口。
在中国本地,
就是拉郎配,
放到海外的风筝,
那榜上谁就靠自己的本事了。
迈进主流,那就是中美两国是夫妻,
进了科学家门,可以提高中国科研水平,
嫁到有钱的和专家学者,那就是统战耳边风,
混的不济的,中共不管饭的,会说你学艺不精。
这王八蛋党,
一直靠女人。
港澳同胞,海外侨胞,
这些词听着多瘆人啊,
在乱世还想要钱,保命吧。
这种台湾商人不是有很多?
刚好让我想起中国这些年的若干前尘往事,乌烟瘴气,不堪回首。
最早是爷给你笑一个,后来都是给爷笑一个啦!

装神弄鬼有门道

油管上那些装神弄鬼的中文主持的节目点击量最高。
这装神弄鬼不是一般的装神弄鬼,
不是指玄学和算命,
而是披着科学的外衣吹神秘学。
科学的外衣呢,
大人物呀,
科学家呀,
外太空啊,
热门事啊,
神秘学就是阴谋论相关,
反正只要你敢编你能编,
都是可以海吹至少半个小时的。
不过中国人没原创的,
主要是互相抄。
然后这种口味最合中文群体的受众啦。
你看那点击量。
因为没有结论去判断对和错,
只有“这人知道好多啊!好渊博啊!好高深啊!”
从达芬奇到那个发明家特斯拉…
这种中文群体也把马斯克奉成神,
就知道,
他们不崇拜马克思就得崇拜马斯克,
总得崇拜点什么,
猪就好那口专门给猪生产的中国制造猪饲料。
有人问你吃不吃的。
我捏着鼻子说也吃的。
所谓科学+神秘+阴谋论+西方黑暗史+所谓东方智慧+玛雅+量子力学…+一切随时涌现的热词,比如AI啥的,
马上节目就高大上啦。
好大一坨猪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