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100问之1

有天过马路,差点被一辆车撞。
因为在晚上繁华的街道上,它居然没开车灯。
我走到它跟前才发现它。
所以,赶紧扭头滚了回去,
所以,开车人怎么知道自己的车在夜晚行车时是否开了灯?

突破下限很容易

戴副局长的视频验证了一个道理:
其实很多人过着那样的生活,
或者说性生活。
但是以前或许没亲眼目睹,
不是任何东西你要靠肉眼才能确认是不是存在的。
现在只不过有点亲眼验证罢了。
你只要能找到那样和你玩那种游戏的对手,
当然就可以玩,
那是他们的隐私。
被暴露出来,
就是阳光底下无新鲜事。
以前美国有个冗长的电影叫《大开眼界》因为过于长,我从来没看完过,
但是给世界的启示吧,就是
别以为体面人怎么样了,
体面人可能更龌龊,
特别是性生活方面,
所以没有什么令人吃惊的,
那些没玩过这些的也未必是多么正派可能没有对手配合罢了,或者没有愿意尝试的机会,也或许有的人真的不愿意。
但是人和动物还是有所区别的,
在做的时候应该避开她家的狗,
否则连猪狗都不如。
果真,
人把自己拉到比动物还低的下限,是很容易的。也是更容易有快感的。你只要把自己当动物放纵,哪里又需要什么禁忌吗?
没有禁忌不就是所谓一切皆自由的自由派和性自由者的追求吗?
街边随意交合的狗令很多人垂涎。但拿砖砸交媾的狗的人也不代表他们比狗高雅,因为狗是狗。
而人类的下限总是没下限的。

痛为不通

以前有位大学舍友,
每到例假十之八九就痛苦地躺在床上呻吟,
我们也帮不了太多身材娇弱的她,最多帮她多冲泡点红糖水,让她多喝点热水。
有的时候她会让她的好友帮她去买止痛药或医生开的什么药。
她形容那种疼痛像有人用爪子抓扯她。
她就那样常在床上哭吟,问上帝为什么她要受这样的对待。真可怜。那时候天天被中国革命史洗脑的我们居然在最痛的时候想到的是上帝。
现在,感谢中国病毒,
我也痛了。
我以前并不痛的。
怎么个痛,
就是只能躺着不想动,痛能把你能量全部带走了似的。
有次准备过马路差点要晕在大马路上。
没想到痛有这种效果。
感谢中国病毒,
感谢打的一堆疫苗,
虽然不包括那高级货。
有一种痛叫似乎不是很痛但能让你毫无力气。
这是因为疫情的原因使基因变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