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最之恶

全天下最恶心的事之一
就是
全天下都知道,
但最受伤害的那个人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信息和情报

某个女生喜欢吃鱼。
对某些人来说,
只是个八卦或信息,
但对一些人来说就是情报。
如果一个男的正准备追求这女孩。
这女孩是他们局长的女儿。
对某些人没用的信息在某些人那里就是珍贵的情报。

所以,其实, 任何信息都是有用的。

只是因人而宜。

然后世界上有这么多的信息。

需要提炼成情报。

情报就很有用,

信息就只是客观存在。

所以不存在着有用的或没用的信息。

信息如何利用才是关键。

可以储存信息,但不能同时使用所有信息。

海量的信息用于不同的目的就有不同的价值。
给FBI提供信息?

不,

人家要的是情报。

所以郭文贵没料啊。

听不清

笑死。
我以为我才是“听不清”,
我说话别人听不清,
需要二级伤残鉴定,
是否能领残疾人证?
没想到中国外交部训话才是听不清。
美国人又诚实又可爱,
你就说你听不清嘛,
像美国人一样列出来,
这个听不清那个没听清,
哪像中国人,
其实是不肯交钱,
告诉他要先交钱,
他转身就投诉,
客服这个残疾人,
说话让人听不清。
看吧,
中国人攻击的点就是人身攻击。
在美国,真没因为残疾受太多美国人白眼。
白眼和不满的残疾歧视都是来自于自以为世界应该什么样人人都应该和他们一样的中国人。
作为一个自封外号为“听不清”的人,
看到这么多的“听不清”,
确实觉得挺好笑的。
可能中国外交部和我一样,胃气不足,
或者我和中国外交部一样,底气不足,
才说的让人听不清吧。
我们以后改为“说不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