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这一出

中国人确实挺“聪明”,
在诈骗这一行当上。
每天讲一个新鲜骗法,
365天不重样,
可以讲好多年。
今天学到的案例是,
背链条包的女子,
海关过机时包包超重,
然后发现链条包的链子原来是大金链子。
这样就不用交关税了。
我默默地看了看包,
咱就没这智慧。
等战乱时,
把那两条白链子换成铂金的,
真要应急时就截一段下来,
随着链子越来越短,
然后就从背包变成了手提包…
够撑一阵子了吧?

比庞氏骗局更狠

世纪巨骗郭文贵的审判终于登场了。
一个浮夸的富翁是犯罪吗?
他的律师多么巧舌如簧!
美国司法对庞氏骗局的经验丰富。
庞氏骗局就发生在美国。
管他是不是有钱人,
只用问他的钱从哪里来的就行了。
他是有产业?他的产业那几个假G巴为他带来了现金流?虚拟货币有交易吗?他是抽水还是开赌场?但赌场上除了赌场本身有其他赢家吗?
他是资本市场还是金融市场的大赢家?
哪个市场?做多还是做空赢的?
他投资了哪个初创公司,给他变现带来了巨额增长?
他的fashion卖了几套衣服给富人?
美国人有着复杂的或者说完善的交易体系。
但又有着最简单的智慧。
对任何一个富人。
只要你的美元经得起追踪,
来源有出处,去向有脉络,一切都在合法的状态下就行。
你继承了富婆、马建或国安海外藏匿的资产,或遗产,那也是有出处的。
转了一圈之后,
钱原来来自诈骗和集资,
比庞氏骗局更狠的是,人家是借了下家还上家,
郭文贵是进到嘴里的肉一分钱都不会吐出去。
管你上当受骗的寻死觅活还是进精神病院呢。
富不富不是自己说的,
是税局记者司法等等方方面面查完后你还是合法拥有大量金钱的人,
你才是富人。
富人要能钱生钱,
又转了一圈,
发现郭文贵根本没有生金蛋的母鸡,
只有不断诈骗。
郭文贵的问题就是一个靠吃香港软饭起家的软饭男,
应该知道自己的特色就是吃软饭。
却偏偏要扮演硬汉。
哭就对了,这才是本色。
他想吃千千万万妇女的软饭,
看他的哭最后还能骗到谁。
装逼被雷劈,
原来还得靠美国的雷!

陪审团制度

法官让两位争夺婴儿的妇女撕抢那个孩子。
最先放手的是亲妈。
在古代,
没有DNA技术,
没有多少证据。
法官是靠上帝给予的的爱与罚在审理案子。
这些案子要能经得住围观的人群的审视和鞭挞。

所以固然法律技术很重要。
但不要忘记初心。

美国的陪审团制度就是没有忘记这份初心。
他们不是法律专业人士,
但他们是人,
他们是一国一邦一城的人,
我们之所以组建了国家,形成了法律,
是因为人们共同的价值观。

凡是公民都是参与者,也是制定者。

并不是因为专业知识和法律背景就一定是正确的,
当然也不是因为陪审团有12个人的一致意见就一定是正确的。
大家一起看走眼也是有的。

但是这种制度很有趣。
它提醒我们的初心,参与,是种权利也是义务。
也提醒我们,公义的实现并不是总是依靠法律专业人士。
有时候搞法律的可能更强调程序和证据,
比如借钱打欠条。还钱得有凭证。
非法律专业的人更多的是靠他们的常识,而不是法律知识。
如果任何借贷都需要借条,
那么口头承诺只是一种表演吗?

陪审团来自于社会的各个层面,
他们是美国普通人,
但不是傻子。

在没有DNA技术的时代,
一个法官和一群民众决定不了孩子归谁吗?
No,遥望我们来时,
我们依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