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迪

我怎么一直记得李云迪是美国人,多年来还很迷惑,作为古典音乐钢琴家的天才儿童,显然是在云淡风清的欧洲工作和生活更加如鱼得水,在西洋世界更有利于现代钢琴专业发展和艺术熏陶,为何多年来一直在中国这种腌臜之地赚阿堵物?
现在想来,可能很久之前的一段时间,他和李玟、王力宏一度搭伴非常活跃在中国的舞台和屏幕,所以我一直以为他是从小移民了美国的,虽然我记忆不好,但可能也有种直觉,国际钢琴家,若不是在国外善待人文艺术的发达之地独善其身,难免在粪坑被玷污。多少音乐家在文革中悲惨的故事,使在中国弹奏的西洋音乐,让我们对历史有记忆的人经常听得思绪万千,五味杂陈。
果真,现在,李云迪踩到了中国粪坑的臭狗屎。作为正值盛年的单身男人,和女人睡觉,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这是人家的隐私。中国本来就大把的色情产业,处于实际公开的状态,然后中国政府既当婊子又立牌坊,一边是偷偷的但又众人皆知的 广泛的色情产业的存在,一边是经常利用这个行业和别人正当的性行为来整人。 不知道在国内发展的这位中国音乐家又怎么得罪了这中国官府。
中国的左派甚为可笑,因为朗朗曾经在美国白宫为出访的胡锦涛主席和奥巴马总统演出过《我的祖国》,这让他们觉得把抗美援朝的标竿插到了美国白宫,正中美国人胸口一箭,所以多年来狂吹朗朗,说论钢琴水平朗朗第一,云迪第二。
说实话,只有比赛的时候,专业评委才刻意分出个一二,此外并没有什么第一第二的标尺,音乐和演奏是很个性化的东西,各有其追捧的受众。
就如都是唱戏曲,有人就好秦腔,有人专喜昆曲。什么好听,只是观众的感受,没有什么经常的一二之分,这不是计算机能算出来的,也不是像智力竞赛靠输赢的。
难怪当年李云迪在18岁获得肖邦大赛最年轻金奖得主后就宣布以后不再参加任何比赛。
看来,有些音乐家是不喜欢比赛这种形式的,正如有的学生未必喜欢考试这种形式,抹杀了很多学习的兴趣。
现在再听李云迪在2000年波兰肖邦赛上的演奏,惊为天人,我也觉得弹出了肖邦音乐的那种气质,什么气质呢?还是当年肖邦比赛的特约评论员Jan Popis解释得到位:
“(李云迪)他证实了自己是在掌握肖邦演奏风格上最完美并且最富有诗意的钢琴家,他具有非同一般的音乐天才,他的演奏体现了最优雅的声音和最完美的技术。”
对,什么气质,这位评委说得太好了,肖邦的曲子是古典音乐中的诗,而李云迪确实也是非常完美演绎出了这种诗意的钢琴家。
在这么小的年纪就有这样的完美的表现力,除了天才不可能是其他什么了,虽然天才的钢琴家也基于勤奋的学习。
可惜,李云迪的成就没落于一个好时代?
20年前的我们作为年轻人大多数不听肖邦啊,也听不懂肖邦啊,当我们现在能静下心神听曲时,蹉跎岁月已过半啊。
21世纪开始,中国的小孩子们也不再像80后的孩子们以从小学乐器为狂热潮流了;年轻人已经也不怎么爱听钢琴了,哪怕是流行时尚化的钢琴曲,理查德-克莱德曼慢慢退潮;老一代革命家里除了有个异类江主席喜欢听古典乐;市面上的年轻人已经开始听摇滚、Rap、K-pop这些啦。古典音乐本来就是小众市场,如果想有所谓的市场,那也只能流俗而迁就。
不知道李云迪后来去韩国走穴演出时是不是被人故意给了错谱,或者使绊子了,出了跑调的新闻。这就叫腌臜世界惹一身骚。
在凡尘俗世中搞点高雅音乐挺难,要抵得住诱惑和暗箭,我看比其他搞俗文化的更难。
不知道李云迪现在还是不是那么热爱钢琴,还是兴趣更在于娱乐节目和星文化呢?
有人说出这个事这就是李云迪天才的终曲啦。
我看倒未必呀,哪个孩子成长中没点曲折呢?
音乐和钢琴这些艺术从来没有辜负过真心热爱她和为她付出的孩子们,虽然成为名家和大师,还需要一些天赋的才华和机遇。20年前李云迪比赛时的演奏像闪烁的晨星,为听众留下令人惊叹的痕迹,现在仍然是天空一道如此美丽的风景。

玻璃心

黄明志、陈芳语的《玻璃心》给中国小粉红奉献了一支粉红的歌曲。
MV里面的大熊猫割韭菜、收棉花、种哈密瓜、碎玻璃杯……那真是每幅画面都讲着故事,字字珠玑,每句都是梗,讽刺中国这只维尼熊和大熊猫被粉红簇拥的现实是多么搞笑和酸爽,歌曲是温柔轻快的粉红梦幻,但是里面的现实是多么残酷,在中国种哈密瓜的新疆人有多少人有机会听到这首歌?
维族人也有Rap也有吐槽大会的明星也有摇滚也有年轻歌星,他们还好吗?
我们在中国大陆的有幸从青春期开始主要看台湾歌曲长大的,这首玻璃心仍然充满了三十年前台湾MV带给我们的那种童话般的感觉,我们以为生活一直会是这样,以后只不过是轮到我们的后代唱粉红的歌曲,可以唱许多美丽、自由的歌曲。但是歌里却在告诉我们现实:现在的我们没有在集中营里面睡老虎凳。
太冲击,太对立了,太玄幻了。
所以这首幽默讽刺的歌曲本来是令人想笑的,但真的笑不出来只有感慨的泪水——我们只是幸运地没被抓到集中营罢了。
台湾人真的是普遍善良,对伤心的简体字留言安慰说要坚持,要保持信心,要在中国大陆坚持。
确实,在中国大陆和抓特务的小粉红们住在一起而感到苦闷的中国人确实要在变态的社会变革中给自己打气:坚持,坚持。
而我的眼泪还有另一种元素,那就是庆幸和喜悦:我终于没在那变态之地生活了,我来到了美国。我要做美国人。
很多中国人来到了美国,但是仍然带着一颗“中国说不得,不能说中国不好,听到说中国好就特别高兴”的玻璃心。或者他们怀着另一种特别迷恋中国的一切的玻璃心心态。这并不是中国的小粉红才有的心态。
如果中国什么都好,容不下批评,不需要和世界融合,包容,发展,只能以中国人自以为是的标准要求世界和中国同步,你移民干吗?
仅仅为了钱吗?那么中国移民的后代并不会过得开心的。
旧的你觉得好,却偏偏离开,新的你又接纳不了,那你只能回头抓旧的。否则旧的打破了,新的又建立不起来,多少移民,不仅仅是中国人,必然在这种矛盾中会有一种浮萍感和孤独感。
现在很多移民的下一代孩子愿意返回中国工作的生活,这是他们的自由选择。他们愿意回去抓到父辈的旧有的也挺好的,他们认同自己是中国人。
那么选择留在美国做美国人的孩子们,是否有美国人的心态?
如果有人奚落我们黄色的面庞、亚洲的腔调和单眼皮时,让我们滚回去时,我们是否有胆量说:滚一边去吧,我是美国人,看清我这个美国人就长这样子!
还没拿到美国护照,所以现在还没这底气?但是有国籍的移民新生代的孩子们,为什么没有这么理直气壮?
在军中服役时,都欺负自己,只因为是唯一的华裔时,让我们滚回亚洲时,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大大方方地告诉他们:混蛋!我是美国人!凭什么要滚?
英语说得不好不能当美国人?那我属于那种英语还没说好学好的那种笨一点的美国人。
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底气和勇敢,为什么没有对美国的归属感和自豪感?
如果我们是怀着对基督教新教的信仰,我们坚定地理解五月花上的先驱们当年为什么要建立一个美国,这正是我们来到美国的原因呀。
如果我们没有信仰,从来没有那么地喜欢过美国,在心中把美国就认为是自己的国家和自己的家,被移民的父辈教育成什么落叶归根,你永远都是中国人这一套歪理邪说,你不可能有那种对美国的归属感和自豪感的。因为信仰之外的世俗的物质条件、他人言语的影响都是那么易变和纷繁。
有人选择不信任何宗教,可以的。但是每个美国和来美国做美国人的人都得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做美国人?我做美国人开心吗,自豪吗,骄傲吗?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自然他们就会去选择一直做中国人,重新做中国人,或者爱两个国的人,或者一个都不爱的人。
只是如果没有爱,就很难坚强。所以中国CCP就教小粉红们如何树敌,怀着恨,怀着对手,怀着炮火,看着敌人,也可以坚强。
比小粉红可悲一点的就是带着粉红之心从而心态融不到美国的中国移民。
“妈妈,谢谢你们把我扔了”,被美国收养的中国弃婴的话是多么真挚。是的,抛弃了扔掉了,也就躲过了中国原生父母的让你永远做中国人的那种说教和那种中式价值观的追杀,美国的养父母可以用美国价值观彻底教育出一个美国人。
但是那些自己心态都搞不清或者怀着玻璃心扭曲的移民,他们的价值观是复杂的,当中式的和美式的不相匹配时,又不符合他们的心愿时,他们是选择左右逢迎还是选择利益至上来教育孩子?
我们不能只怪美国的左派学校让美国孩子们对美国充满了嫌弃,不是还有家庭教育呢吗?
如果一个中国移民的孩子,没能树立想做美国人的自豪感,想做外国人,那就鼓励他们去做,不要在美国受罪,如果又想当美国人,然后又没法好好当,一直在内心当不了,做家长的中国父母们要好好审视一下自己啦,是不是自己的玻璃心影响了一个想成为美国人的孩子的成长?这些家长们成为了一个美国人了吗?或者帮助自己的孩子成为了什么?

浪费石油

如果我爷爷是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我不会和他说:让他们停止杀戮吧。
而是和他说让那帮孙子天天在侵害我们的财产。
那石油我们不去钻和炼,要被福奇和盖茨那帮孙子们糟蹋完了。
因为没有有效率的开采和提炼技术,所以有些油田被一些人当作垃圾和废物。
而在新兴危险的领域中冒险,是您成功的基因。
传记家艾伦-倪文斯,曾对洛克菲勒有争议的商业历程做出如此的评论:
“洛克菲勒的巨大财富不是从别人的贫困得来的。他不是像陨石那样的破坏一切而前进,而是经过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大胆冒险,在一个许多资产家都不敢踏入的新兴危险领域中冒险。他也有努力的员工,更有比过去美国工业家们更为睿智而有远见的计划。1894年,石油的商机并不比钢铁,银行,或铁路来得多。这位巨人聚集他的财富,又顾到别人的利益,这是最挑战我们传统认知的地方。我们有很多的证据显示,洛克菲勒一向会给竞争对手合理的补偿,可能是现金,可能是股票,再逼他们退出。一个公正的历史学家,应该认为洛克菲勒比卡内基对竞争者更为仁慈。我们可以得到这个结论:‘他的财富和其他同时代的巨富们相比,是最不肮脏的。”
虽然每个致富的故事并一定具有复制性,但是每个关于财富的传奇都少不了一些共性,比如睿智和远见,冒险和持久。
钱脏不脏上帝有祂的最终审判。每个富人都要带着他们的钱去到上帝的面前。
在他们还没见上帝之前,看着那帮孙子天天把钱无端端地摧毁,大把大把的钞票随意撕掉烧掉,这种不尊重资源和金钱的行为于正常的商人看来都是疯狂和无耻的。
时代并不总是往前发展的。21世纪的那帮孙子们,哪怕是巨富,思维显然比不上19-20世纪的洛克菲勒爷爷那辈。
比如万一有种珍贵而必需的物质,无法人工合成,只能从人身上提取呢?他们会不会有天为他们浪费掉的资源而感慨和懊悔?不,他们大体会不敢承认自己犯蠢而会强词夺理,用新错掩盖旧蠢。
一群傻逼,天天想冒充上帝,想打扫地球,然后去火星去外太空。而现在正在狂浪费地球资源和上帝已经赐予的。还说无用的应该被清扫,试图用AI来顶替地球人。无用的并不是造物主的创造,而是这些精英的智商没有能继续生长发育能到达想像的天空。上帝的天空是广阔的。
最应该被扫出地球的正是这群天天撕钱发疯糟蹋大片大片地球油田的蠢货啊。
浪费石油,如果他们听不懂,说明他们智商还需要提高提高。

未来中国无教育

管天管地管拉屎放屁;
管吃管做管下仔几个。
这个管可不是负责的意思,而是指CCP对中国人的控制。
这个CCP可了不得。
自从觉得人定胜天以后,一直想冒充天把天管的事都管起来。天很多事情是不管的,上帝很忙,天有天的自然运作,谓天有天道,天有天意。顺天承运,背天挨罚。
出了一个CCP倒好,把自己当天啦。
自从建政以来,中国人就没能好好吃过饭。
每家有锅炒菜都不行了,先是吃大锅饭,然后开始吃不饱;接着把锅交出来大炼钢铁,最后沦为三年大饥荒连饭都吃不上。
在1978年的开放国门前,美国给中国人赏饭吃之前,中国人还有粮票,吃鸡蛋还得拿粮票去换。管吃管了个啥?
管做、做爱这件事那可就管得多了。
延安窑洞里他们可没少睡演员和女学生,等轮到老百姓,他们可就管得宽了。
妓女要改良,但是现在仍然有性工作者啊。
三妻四妾改掉了,二奶红颜可不少啊。
军人工人不能娶家庭成份不好的,拆散人家姻缘悲剧一大堆啊。文革中又听墙根抓破鞋啊。而文革中的性勒索女知青和现在的糜烂生活不都是官员带头吗?
管下仔几个,生男生女能生几个想生几个,是古今中外最基本的人权,中国的计划生育,不管是允许生一胎、二胎、三胎,CCP把这当养猪呢。
猪仔下十个还是八个,CCP的养猪技术能控制得了吗?技术也没这么强啊,他们只能靠不允许生下来打掉,或者生下来杀掉,他们还有啥本事啊?
现在红卫兵领导群又开始向教育下手啦。
职业教育是所谓的红卫兵的计划经济事先计划出来的吗?
德国工业发达、工业相关的职业教育发达是计划出来的吗?
是把普通高校砍掉一半,再设立另一半的职业学校,职业教育就发展起来了吗?
如果厨师、技工、服务员的工资超过白领,自然大把人去学习这些技能和做这些工作。
中国的所谓的教育计划经济最后也必然会沦为高端人才没有、低端也是吃不上饭的结局。
因为这不是市场自然发展出来的,市场需要这些职业,自然就会提高待遇招人,自然就有教育机构去做配套。如果市场不需要,不管是大学生、职高生都不会需要。
上了职高,就容易找工作,这是红卫兵坐在家里的胡思乱想。他们最终只会把中国青年们赶到乡下种地和受思想教育。
只是如果大学生下乡,家长们不干。但是如果中学生下乡,家长们好受点。之前的投资没那么多,而且下乡还管饭啦。
CCP准备管(控制)什么,什么都是一塌糊涂,管吃,吃不上饭,管生,人口断崖,管教育,必然是教育大倒退,甚至没教育。
中国未来将没有教育,文盲蛮汉泼妇居多这是可以预见的。看看那些女学长如何管宿舍的?那就是中国的未来。
如果知识和智慧变得不重要,那么拳头和暴力就会变得很重要。

地狱中国的恐怖新表演

中国式的野蛮、无人权是中国人自己赤裸裸表演出来的。
不管别人说不说,都是他们自己演的。
只是没有人给他们解说和旁白,所以不关心中国、不了解中国的外国人不懂罢了。
但那些表演都是裸奔,不会因为没有旁白而能被抹杀的现实,都将被历史记取。
近期的两件新闻,就为中国是地狱又增加了一笔证据,为中国人不把人当人、地狱中国毫无法制再添一抹。
一个新闻是福建莆田欧金中案, 这位无法在自己的土地上盖房,遭到村霸村长欺压愤而屠了仇家几口人。警察的悬赏令是抓到活人奖2万元,抓到死人奖5万元。
这种悬赏令连中国古代封建社会都不如,完全是毫无法制的野蛮畜牲的做法。
以前打内战时,国民党对共产党和间谍的悬赏令也只可能是活捉比死了值钱。这样才能保留活口。有人说是为了得到更多情报。
其实国民党统治时期是有法制的,只有留活口的钱比死人的钱多,才能让愚昧的人们抓到嫌疑犯不行使私刑,到时候要过堂受法律制裁而不是被私刑处死。中国古代没有所谓的法律,只有皇权下的皇法,但是官吏也知道奴隶是皇帝的奴隶,只有皇法能杀人,自己是不能随便杀人的,所以从古以来的悬赏令,没有抓到死人比抓到活人得更多钱的。
现在福建警察的这种悬赏令只能说当今中国连2000年的封建皇权都不如。
不仅纵容赤裸裸的私刑、杀人,还无耻地张榜告示,一窝红卫兵作派的毫无法制观念的野蛮愚昧展露无余,这就是21世纪的福建?!
另一个新闻是中国发明了一套单兵作战的头盔,前面巴啦巴啦吹什么头盔上有通讯设备啦、有夜战灯啦,这些都是可以忽略的忽悠。
最后的一个功能才是这新闻想要说的,就是如果不想成为俘虏,士兵可以按这个头盔上的自毁装置进行自杀。最无耻的是还说这个士兵的指挥官到时可以遥控让其“自杀”。这是什么狗屁自杀?这是谋杀!
给别人递刀子鼓励其自杀意图,这是谋杀嫌疑,定点遥控士兵自爆这是赤祼裸的谋杀。
中国这个黑帮集团、黑社会组织还大言不惭地宣扬谋杀工具,天下还有比这样更不要脸的恐怖组织吗?
这哪里是什么头盔,明明是装了芯片的马嚼子。挂马的叫马嚼子,挂驴的叫驴嚼子,这不是把中国士兵当马当驴,甚至比他们还不如吗?
还不允许他们投降,远程让他们自爆?
造马嚼子头盔这么牛逼,直接造机器人帮中共打仗多好,要什么士兵?
在CCP这个恐怖组织治下,中国人的人权比封建皇权时期还要严重倒退,甚至连牛马驴的待遇都越来越不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