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或许比善良更重要

林语堂说“世界大同的理想生活,就是住在英国的乡村,屋子里装着美国的水电煤气管子,请个中国厨子,娶个日本太太”
简称就是娶日本妻子,请中国厨子,住美国房子,居英国村子。
林语堂先生真有品味。

现在美国的房子依然是宽大的,现代化设施齐全的。
英国村野依旧是恬静安适的。
中国厨子有没有必要请,我就不知道,在麻辣和螺丝粉这些辣的东西大行其道,领引中国风潮的时候。对于已经不能吃辣的我和见识过国外东西洋美食的时候,知道吃得好也可以是很简单的,并不需要中国人那种对于吃的执着追求和过于复杂。

娶日本妻子的洋人我认为品味都是不俗的。比如娶了大野洋子的约翰-列侬。关键是也能被日本女子所看上。
随着喜欢和亚裔女子约会的西洋风潮“黄热病”的兴起,老外开始迷恋和亚洲女人,但是正如中国很多人也分不清中日韩三国人的长像和日韩语言一样,老外更分不清,他们以为都差不多,日本和中国的扇子需要分清吗?
其实亚洲大了去了,差别也挺大的。
当然,一个人的感情和婚姻还是和具体的对象及他们之间的缘份有关。
但从广义上来说,娶日本妻子的现在依然是品味挺高的。似乎没有听说涉外婚姻娶日本女人的闹出那么多闹剧和刑事案,好说好散嘛。
日本女人以前也挺讲究的,很多年前,在东京的坐台小姐甚至是不接待中国人的。觉得对方品味不高呗。

好莱坞选中国人章子怡演日本人原著的小说《艺伎回忆录》,我就觉得美国人不了解亚洲,以为日本和中国文化差不多,其实搞个不伦不类。中国女人总是欲求不满的, 即使同为欲求不满的,日本女人索求的方式和中国女人也是很不同的。
日本女人和中国女人是不同的。很大很大的不同。

特别是现在,1949年以后毛泽东亲手培养的女红卫兵作母亲,可以说一手毁三代,包括毁三代中国女人。
解放前的中国不管是大家闺秀还是小家壁玉那种气质是统统没有了。培养出来是一种泼妇气质,泼妇气质并不是指她们没有受过教育,说话出口是脏话,不是。相反,现在有高等学历的泼妇气质的中国女性太多啦,小粉红不也这样吗?

也不是指中国女人没有文艺细胞,相反,很多女人正是搞文艺的,但是人们以为的搞文艺的天然的优雅的观念被颠覆了。冯小刚电影《芳华》里的一群跳舞的,还不是和村头大妈乱嚼舌根,张家长李家短的泼妇群体一个样吗?批斗人手也不软。有人会说,那是那个时代的产物,但是时代造就的东西是有延续性的,培养出一代红卫兵,长大后当母亲,中国至今三代女性,还想从三代中国女性身上找到啥?只能找不那么泼妇的,真的。

日本女人和中国女人是不同的。日本女人是很温柔的,这种温柔有很多时候是善良,但也很多时候不是,但却可以做得到温柔。
哪怕明天离婚,今天还可以吃一顿温柔的饭。
放中国女人那里,十之八九都是骂骂咧咧,一拍两散。
因为三代中国女人的骨子里的泼妇气质和日本女人骨子里的温柔都是一种长期文化基因培养的结果。

中国人常自以为是地说日本女人地位不高,或许吧,女人地位是不高,但妻子地位还是可以的。
比如日本正式会社男性职员的薪水都是由公司直接打到他们太太的银行账户的。这男性还怎么有私房钱包二奶?
离婚的话,无过错的也和欧美一样,基本要分走男方一半身家的,比如退休工资的一半。
有这样的社会文化氛围,确实有助于日本女人成为一个好太太,相当说在家当家庭主妇,是有工资的,可以管理家务财政的,只要先生工作稳定,生活还是无忧的,心情还是比较愉悦的,更容易对先生温柔相待的。

但这并不是核心,而是日本人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培养女性的,这种温柔绝不是言听计从,而是可以以一种温和的态度来商量和谈判。
但是毁三代的中国女人不仅受以前儒家的毒害,以为温柔是指先生说啥就是啥,让自己和狗吃一桌,让婆婆和丈夫吃上面的桌子、第一桌才是妇道和女德,其实简直就是儒家女奴。在毛时代之后,更是另一种形象。

比如今天当一位中国丈夫很开心地将薪水交给太太的时候,我敢打赌十位中国太太里面有七位,根本不懂得如何说话,她们不仅不会感谢先生的辛苦,露出开心的笑容,反而说瞧你一点家务话都不帮,或者房子搞那么脏这么乱,或者这个月晚上老不着家,总之会找出理由把先生数落几句,正如她们平常对孩子,正如她们平常对任何一位给她们拿来礼物、拿来房租、拿来支票的熟人或陌生人。
和钱多钱少没半毛钱关系,中国女人泼妇气质就是毛泽东培养出来的那套。与人与已都不能愉悦,表达出任何开心,不把你骂哭骂难受就对不起那张嘴了。
还有人说中国女人刀子嘴豆腐心,我真的发笑。
当然我说这些,并不是指我做得多好。而正是因为我恰恰就是她们其中的一份子,我有时候看自己都难受。

因为我们中国女人没有经过这样的训练,女人,可以不善良,但应该温柔,取得某种东西并不需要表面的刀子。
日本女人不会在先生发薪日劈头盖脸把男人骂一通。而是去放好洗澡水,做一顿好饭,或者问先生想不想今天出去吃大餐。难道拿到钱的日子不应该开心还应该苦大仇深吗?现在很多中国人并不是因为生活贫穷,要为生活担心,而是他们看到别人开心或自己满意会本能地表现出欲求不满的愁苦。

中国女人恰恰是男人拿钱给她的时候数落,这礼数,这教养,这习惯…
中国有句俗语,伸手不打笑脸人。
也不能全怪毛泽东,日本人历史也是上千年培养下来的。
中国人有啥,要不王朝更迭战争频繁,要不遇到毛泽东红朝这种把女人变泼妇的培养。
总之,中国女人是缺乏培训的,这种培训不是去上妇德班那种垃圾玩意儿,而是首先能有一种温柔体谅的心胸。
中国女人,普遍是从红卫兵祖母或母亲那里学不到什么了。
如果自己还没这意识,从别人身上做的好的和不好的揽镜自照,我觉得还是少结婚少找伴为妙,以免害人害己。
现在我也只学到了,别人笑脸之时莫当头给你的男人泼冷水,但是如果对方遇挫之时该如何安慰,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最好说什么话,我还在学习。
看别人的故事,最好是能提高自己。

我要是个男人,我也想娶温柔的日本太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