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心

黄明志、陈芳语的《玻璃心》给中国小粉红奉献了一支粉红的歌曲。
MV里面的大熊猫割韭菜、收棉花、种哈密瓜、碎玻璃杯……那真是每幅画面都讲着故事,字字珠玑,每句都是梗,讽刺中国这只维尼熊和大熊猫被粉红簇拥的现实是多么搞笑和酸爽,歌曲是温柔轻快的粉红梦幻,但是里面的现实是多么残酷,在中国种哈密瓜的新疆人有多少人有机会听到这首歌?
维族人也有Rap也有吐槽大会的明星也有摇滚也有年轻歌星,他们还好吗?
我们在中国大陆的有幸从青春期开始主要看台湾歌曲长大的,这首玻璃心仍然充满了三十年前台湾MV带给我们的那种童话般的感觉,我们以为生活一直会是这样,以后只不过是轮到我们的后代唱粉红的歌曲,可以唱许多美丽、自由的歌曲。但是歌里却在告诉我们现实:现在的我们没有在集中营里面睡老虎凳。
太冲击,太对立了,太玄幻了。
所以这首幽默讽刺的歌曲本来是令人想笑的,但真的笑不出来只有感慨的泪水——我们只是幸运地没被抓到集中营罢了。
台湾人真的是普遍善良,对伤心的简体字留言安慰说要坚持,要保持信心,要在中国大陆坚持。
确实,在中国大陆和抓特务的小粉红们住在一起而感到苦闷的中国人确实要在变态的社会变革中给自己打气:坚持,坚持。
而我的眼泪还有另一种元素,那就是庆幸和喜悦:我终于没在那变态之地生活了,我来到了美国。我要做美国人。
很多中国人来到了美国,但是仍然带着一颗“中国说不得,不能说中国不好,听到说中国好就特别高兴”的玻璃心。或者他们怀着另一种特别迷恋中国的一切的玻璃心心态。这并不是中国的小粉红才有的心态。
如果中国什么都好,容不下批评,不需要和世界融合,包容,发展,只能以中国人自以为是的标准要求世界和中国同步,你移民干吗?
仅仅为了钱吗?那么中国移民的后代并不会过得开心的。
旧的你觉得好,却偏偏离开,新的你又接纳不了,那你只能回头抓旧的。否则旧的打破了,新的又建立不起来,多少移民,不仅仅是中国人,必然在这种矛盾中会有一种浮萍感和孤独感。
现在很多移民的下一代孩子愿意返回中国工作的生活,这是他们的自由选择。他们愿意回去抓到父辈的旧有的也挺好的,他们认同自己是中国人。
那么选择留在美国做美国人的孩子们,是否有美国人的心态?
如果有人奚落我们黄色的面庞、亚洲的腔调和单眼皮时,让我们滚回去时,我们是否有胆量说:滚一边去吧,我是美国人,看清我这个美国人就长这样子!
还没拿到美国护照,所以现在还没这底气?但是有国籍的移民新生代的孩子们,为什么没有这么理直气壮?
在军中服役时,都欺负自己,只因为是唯一的华裔时,让我们滚回亚洲时,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大大方方地告诉他们:混蛋!我是美国人!凭什么要滚?
英语说得不好不能当美国人?那我属于那种英语还没说好学好的那种笨一点的美国人。
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底气和勇敢,为什么没有对美国的归属感和自豪感?
如果我们是怀着对基督教新教的信仰,我们坚定地理解五月花上的先驱们当年为什么要建立一个美国,这正是我们来到美国的原因呀。
如果我们没有信仰,从来没有那么地喜欢过美国,在心中把美国就认为是自己的国家和自己的家,被移民的父辈教育成什么落叶归根,你永远都是中国人这一套歪理邪说,你不可能有那种对美国的归属感和自豪感的。因为信仰之外的世俗的物质条件、他人言语的影响都是那么易变和纷繁。
有人选择不信任何宗教,可以的。但是每个美国和来美国做美国人的人都得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做美国人?我做美国人开心吗,自豪吗,骄傲吗?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自然他们就会去选择一直做中国人,重新做中国人,或者爱两个国的人,或者一个都不爱的人。
只是如果没有爱,就很难坚强。所以中国CCP就教小粉红们如何树敌,怀着恨,怀着对手,怀着炮火,看着敌人,也可以坚强。
比小粉红可悲一点的就是带着粉红之心从而心态融不到美国的中国移民。
“妈妈,谢谢你们把我扔了”,被美国收养的中国弃婴的话是多么真挚。是的,抛弃了扔掉了,也就躲过了中国原生父母的让你永远做中国人的那种说教和那种中式价值观的追杀,美国的养父母可以用美国价值观彻底教育出一个美国人。
但是那些自己心态都搞不清或者怀着玻璃心扭曲的移民,他们的价值观是复杂的,当中式的和美式的不相匹配时,又不符合他们的心愿时,他们是选择左右逢迎还是选择利益至上来教育孩子?
我们不能只怪美国的左派学校让美国孩子们对美国充满了嫌弃,不是还有家庭教育呢吗?
如果一个中国移民的孩子,没能树立想做美国人的自豪感,想做外国人,那就鼓励他们去做,不要在美国受罪,如果又想当美国人,然后又没法好好当,一直在内心当不了,做家长的中国父母们要好好审视一下自己啦,是不是自己的玻璃心影响了一个想成为美国人的孩子的成长?这些家长们成为了一个美国人了吗?或者帮助自己的孩子成为了什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