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贱自己是中国的一门培训课

一个管理着四十亿美金基金规模的风险投资机构的中国女董事CEO,在北京参加了一种类似于个人自我提升的成功课培训。
据说其中一堂很重要的课程环节是接受小组其他成员的辱骂,由此可以让被骂被辱的学员完全放下尊严、摧毁自信,在心灵的废墟上重建强大的信心。
然后这位成功女性据说因为不堪羞辱,过于激动,气血上头而晕倒,然后一命呜呼了。
可悲可叹啊。
没错,保险公司的晨会、传销公司的培训、美发店门口排列整齐的喊口号、销售人员的自扇和互扇耳光,这些大中华区的种种表演,据说都是为了这种目的。
先不是人,然后才能成为人上人。
先不要脸,然后才能赚回至高的面子。
先低入草芥,耐得了践踏,然后才能凤凰涅槃,飞上更高的枝头。
先摧毁昨日之你,方能成就明日之星。
我靠,我没参加过这种神经病课程, 为什么给他们写起口号来这么溜?
这位年轻的女子,仅32岁就管理40亿美元的庞大投资,所投的互联网项目有一些还挺有名。但其专业背景并不是留学欧美常春藤的豪华学历。那么想必和一些网友猜测的那样,是位中国公主、格格之类的啦。
公主们、格格们都是赚easy money的。而在中国,做一位小姐,一位性工作者,那赚钱却是相当不容易的。
但是一位小姐,被百般辱骂、羞辱、欺侮、摧毁自尊时,可能看在钱的份上,可能并不会很生气,也可能不会着急上火气得晕过去。习惯了或者为钱习惯了,不习惯的可能有黑社会或靠山罩着。但是多多少少都曾经习惯过的。
这些神经病培训机构,就是想培训和告知人们:要想赚大钱,取得所谓的更大更大的成功,就得先像性工作者一样忍得了气,受得了辱;正如太监得先受辱自愿被宫,成为最下等的人,然后若能成为皇帝或后宫的宠臣,就算翻身攀上高枝了。
整个中国传统的太监文化就是教人这样的,至贱后才有可能至尊。要想日后至尊,先得把昨日之我还想保留的一点自尊抹杀掉。至于至贱后能不能至尊可不一定,但想未来登上高位和做主子,现在得先变成贱种和奴才。
当然,王子、公主、格格们因为含着金钥匙出生,并不一定需要践踏自我来获得成功。
就像这位女CEO,网友们认为她已经很成功,为什么还要花不少的钱(中国这样的各种各样的作贱课收费从来不便宜)上课找人臭骂、羞辱自己?
因为啊,很好理解啊,钱永远是赚不够的,所谓的成功是天外有天的。而在中国皇权文化下,真正至尊的从古至今只有一人:正当朝的皇帝。除了皇帝外的尊严外,其他人的尊严都可以不要,其他人都可以随时没尊严。皇帝乐见别人低贱和学习自我作贱的课程。在皇帝之下只能贱。
只要你没当上皇帝,就会有人激励你去提升自己。
然后给你举例说马云年轻时曾经在北京没借到钱站在外经贸部大门口哭过,多么屈辱,现在怎么样呢?
马化腾曾经求爷爷告奶奶要把创业的QICQ卖掉,别人只肯给10万人民币,觉得受辱而不卖,现在呢?
这些大成功者哪个没有贱过?
你比得上他们吗?你比他们更成功吗?
没有的话,那是因为你沉得还不够低,贱得还不够彻底。
来吧,到课堂上把你的清高、自尊、脸面、地位、引以为傲的全部打掉。只有这样,彻底放下旧我,才能重生一次。
如果你能拉下脸,求人加入这种课程、成为会员,成为为了销售成功而不顾一切的人,你已经比昨日的你更高一步啦。
但是这位格格CEO估计没受过这种下贱场面,从小被捧在手心里,一路顺风顺水走过来。那些骂人课又极具侮辱性,让被骂之人觉得说得还挺对(这是这种课的心理技巧),比如骂你才穿3000元的套装,穷酸得不如撞死,孟晚舟穿多少钱的,你觉得你够成功吗?你要不要脸,穿这么便宜,就这还CEO?你就算有钱,品味也不行。反正说一个人不好,总能找到弱点的。
被辱者急火攻心。命丧黄泉。
在中国的皇权文化下,人的尊严随时被侵犯、被歧视、被污辱,只要仍然有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或者一群皇帝,那么自尊是无法得到保障的。
有些人提前为丑陋社会的尊严剥夺战打预防针也不失为一种训练,只可惜,
温室内的鲜花,没对人性的丑陋、社会的险恶有提前的充分的认知,很容易身心俱损。
被欺侮羞辱过的人确实更容易懂世态炎凉,但由此真放弃了尊严,信奉了草芥下贱的歪理,那果真是心灵也残缺了。
这位女CEO没有像其他学员一样,泰然处之,可以忍受自己被贴上不要脸的标签或者被不要脸的群体追杀,被气死了,潜意识里还是比别人懂得尊严的。
或许别人只是逢场作戏,不太当真,把这种课程当作调剂,把社会视为影视剧中的江湖,游戏人间。但有几个人能在夜深人静独自一人时从不思想世间的种种游戏对自己灵魂和尊严的拷问呢?除非他/她时时喝醉,从不清醒。
在这个世间,死比贱哪个更容易些?哪个又更好些?
受不了作贱死了或选择死了。这个世间还是有很多人愿意为自己保留一点最后的尊严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