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资本镰刀的大合唱

现在的中国人找了一个新的时髦的名词,叫作“资本”,张口资本,闭口资本,左一个资本,右一个资本。其实他们想说的不仅是资本,而是资本的作恶。
今天房地产开放商卖给他们期房,成了烂尾楼了,他们骂资本和资本家。
明天P2P骗了他们的老本,本来他们想赚高利息,故事是,螳螂想吃蝉的高利息,黄雀其实从一开始就准备吃的是螳螂或前两种都吃,得看这黄雀的背景和胃口。然后螳螂在被吞进肚子里后,说这都是资本的错哇。
后天网购和卖家发生纠纷了,恨不得把购物平台一起起哄搞倒了。这都是资本的错!
他们天天怪资本,骂得那叫一个理由气壮,昂然正义,负能量爆棚,这时候他们也不做理中客了,不说自己太极端了,不说自己活该了,因为批评资本主义的残忍是多么政治正确。
他们对于政府,认为政府没管到和没管好,但现在出了新政策,以后会管好了,而自己作为曾经的受害者,怪不得政府,只有资本最坏。
韭菜为镰刀找到了新的政治正确,他们鸡贼地发现他们不敢怪镰刀,因为一刀就可以把韭菜根都拔了,但是可以怪肥料,怪种子,怪一切除了镰刀之外的东东,现在最大的敌人叫资本。
理由是新理由,词是新词,但是韭菜的意识是传承的。
以前的老韭菜们也是从来不怪政府的,他们最多来一句,这个政府也不管管,干什么吃的。
如果是政府直接骗的他们,他们说那能咋办。他们会默默地在心里复盘:自己本来想吃点蝉的利息,怎么就连本金也没了呢。
他们不知道吗?不投入生产和实业的资金,只是钱生钱的游戏,那就和赌场一个样,他们想吃掉蝉,但是他们被黄雀吃了,很公平。赌场里不就是只看不玩、玩了输或玩了赢吗?
再说了,我们这些欧美资本主义国家,玩资本主义的,天天咋没被资本坑,都是心甘情愿愿赌服输的,去赌场你还想干啥?
怎么到了中国,中国人输了,要怪资本和掀了赌桌呢,要怪不是得先怪允许开赌场的?
至少,你得先怪允许开赌场的,要怪他们没监督好赌场,让赌场出老千搞诈骗,然后才是赌场。
正如,不让开妓院,社会道德至少表面高尚了几分。中国解放后也曾经没有妓女呢,也没有赌场呢,以前能做到,现在为什么又允许呢?
中国年轻韭菜们对着资本发表了义正言辞的网上埋怨和批判之后,转身又对玩资本主义但是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祖国更加爱了。他们觉得政府已经改进了,下次他们再被资本玩就有人为他们当家做主了。
以前一茬又一茬的韭菜都是这么想的。
说真的,我从没见过因为不相信中国政府所以下中国赌场赌的,他们都是信心和憧憬满满, 然后想从谁身上又能从谁身上赚钱他们应该自己知道的吧?
他们都是对镰刀充满了期待,认为镰刀有助于韭菜的成长,而自己失败后说自己是败给了不好的种子、不良的化肥、恶劣的杀虫剂、天气、自然灾害、美帝国主义…
就算不谈政治,学点农业知识也不至于如此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