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儿

今天收拾东西时无意中打开马儿当年写给我的信,感动。想念。

当年的我既不是一个能读进书也不是能读进信的孩子。

他让我当年撕光所有他写给我的信。可是我还是保留了几封。可惜只保留了几封。

那时年幼的我们,他是第一个赞赏我内在品质的孩子。

别人从小就是赞我什么长得好啦,学习好啦,能干啦,上进啦,什么什么啦。而他说我是一个善良的小姑娘,因为我对别人做过的一件小事。

拿着信,深深地想念起来。

难道非要打仗,他的军机飞过头顶时,我才能重有他的消息吗?

不行,我是否应该修改一下剧本呢?今年可是马年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