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地首个乡宿县(市)兴建于浙江临安市

唤醒记忆里的乡愁

帅建筑认为,临安“乡宿”是唤醒乡愁的一种创新载体。

它的灵魂就在于“乡”字,是体验临安乡村“乡景、乡情、乡风、乡味”的上佳之处。它通过对现有的农居民房,或闲置的农林牧渔等生产场所、老厂房等进行重新布局和改造,巧借临安山乡特有的原生态景观、乡间民俗文化和风物人情,营筑出独具乡情乡韵的休闲住宿场所,使之成为都市客释放身心、重拾乡愁的精神乐园和心灵寄存之地。

米亚罗和棋盘山居,就是使闲置的农林牧渔场所重焕新生的神来之笔。

建在河桥镇云浪村柳溪江果园中的米亚罗农庄,白木墙、蓝木窗、原木屋顶,透着浓郁的北欧风情,几座小木屋或一字排开,或自成一体,掩映在一片梨园草地之中。自2012年开业,米亚罗一夜爆红,尤其在梨花盛开的三月,想住上一晚,须提前半年甚至一年预订。

由娃娃鱼养殖基地脱胎而成的棋盘山居,经过主人褚先生多年的苦心经营,已蝶变为面积超过600亩的超级家庭农场。围坐在绿茵茵的大草坪上品着农庄自产的果蔬和野茶,看德国牧羊犬纵情追逐在山丘之上,你会涌生起罢归田里的冲动。

鱼乐山房则由农居改建而成,主人姜先生和夏女士夫妇深谙“鱼之乐”,要让每一位来此的客人“作一尾在溪涧徜徉的游鱼”。甫坐定,“乡味”十足的迎客小食——笋干青豆和骨汤小核桃,会让风尘仆仆你瞬间会有宾至如归的释然和惬意。大厅里、餐桌上、廊亭中,采自溪边山湾的烂漫山花被随意插在玻璃瓶中、陶土罐里,为旅客的私享时光平添一抹暖色。在沙发上发够了呆,就到山房外的“跳房子”里当一回小孩,重拾失落的童年。

临安“乡宿”,八面来“风”

临安“乡宿”在固守乡土、乡韵、乡愁的同时,也张臂拥抱多元文化的碰撞、兼容和共生。不管是乡村田园风、青年旅舍风、精致唯美风,还是庭院野趣风、欧式洋楼风、现代简约风……所有八面来“风”,都能在“乡宿”设计师们的奇思妙想中归于闲适和忘我。

乳黄的墙壁,洁白的窗棂,红瓦顶,红砖烟囱,石造拱门,铁艺阳台栏杆……原汁原味地呈现了地道的托斯卡纳风情;门前的湖光,屋后的山色,庭院中的玫瑰花架,墙壁上攀爬的藤蔓,池塘、秋千、咖啡座……所有度假元素,都在“风和日丽”完美呈现。

“风和日丽”建在柳溪江下游的青山殿水库边上,女主人施敏是上海一位颇具才华的设计师。一个偶然的机会,被青山殿村的山光水影所“秒醉”,租下了这座农居,将其改成个性十足的山间“沙龙客厅”。一转眼五六年过去了,如今,这方临安最资深的乡宿,仍魅力不减,吸引着无数人想要在此住上一宿,在临安山间体会舒适慵懒的意式风情。

“斐文野奢”则娴熟于“混搭”,追求野趣与奢侈的反差与和谐。酒店大厅转角处和墙壁上透着“乡风乡韵”的木雕、描金漆绘和古董摆设,在设计师们独具匠心的手中,得以新生。11个房间内饰则吹着“万国风”:稚拙质朴的美式乡村风、自由奔放的地中海风、慵懒随意的日式榻榻米风……在强烈反差中归于和谐与统一。

乡建模式的伟大发明

与农家乐和民宿相比,临安“乡宿”创造性地把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解决了非原住民投资者、经营者的主体合法性问题,从而最大限度地激发政府、农户、投资者、设计方等参与主体的积极性和创造力,使群众参与度更广,普惠性更大,获得感更强。这种共建共享的属性,使临安“乡宿”成为乡建模式的伟大发明。

台湾的田中铃子四年前来临安太湖源旅游,被这里的叮咚山泉、茂林修竹所迷醉,决定扬己所长,开发民宿。白沙村太子庙的一处背山临溪的农家乐引起了她的注意。尽管这样的农家乐在白沙随处可见,“但它却具有将小美放大的潜质。”铃子与女主人单宗霞套了整整一年的“近乎”,终于说服她破旧立新。

半年后,这座其貌不扬的农家乐在铃子的奇思妙想和台湾设计师的手中俊俏蜕变:房前屋后,烂漫的山花,叮咚的清泉,飞泻的悬瀑,还有溪涧的小鱼石蟹……被一一“收入”房间、客厅和露台,昔日房价158元的农家乐,变身为588元的“花千谷”。

“花千谷”的华丽登场使铃子一夜名动,“求合作”者络绎不绝。如今,她手头共运作了50个临安“乡宿”。这其中,最让铃子心动的是与无锡徐先生的合作。眼下她正协助徐先生在临安藻溪打造“竹海山庄”,“今后,它会象美术馆那样透着艺术范,又会象纸飞机一般轻盈灵动。”

铃子透露,等“竹海山庄”开门迎客,徐先生还想带着她到全世界打造50处民宿,把临安“乡宿”风吹向全球。

从都市白领到“乡宿”小二

“吸着家里的好空气,享受品质生活,还能体面挣钱。这么好的事,为什么不做?”在大都会打拼多年的张雁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的确,在当下的临安,“乡宿”这种既光鲜,“含金量”又高的新业态正在吸引一大批在外打拼、小有成就、有艺术理想和商业抱负的临安人返乡创业。“建设新农村,塑造新农民”的时代愿景,正经由“乡宿”步入圆梦通道。

家住临安河桥镇柳溪江畔的张雁在上海滩打拼多年,一直做建材生意。近两年,临安“乡宿”风生水起,张雁决定作别上海滩,回乡搞民宿。“虽然这几年在上海挣了点钱,但大城市空气太差,得不偿失。”张雁老家坐落在柳溪江畔的大山深处,环境清幽,静谧闲适,是乡宿的理想之地。张雁朋友圈里那些搞建筑设计的大咖有了新的用武之地,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帮着打磨张雁梦想中的“僻地寒楼”。也许是大都会的喧嚣带来的“围城效应”,让张雁爱上了僻静。“再说喜欢民宿的客人不就图一份偏远清幽吗?”

经过一年的精心改造,张雁想象中的大山深处“霍比特人的住屋”终于打磨成型。6个房间,客源稳定。尽管收入大不如前,但守着年岁渐高的父母,每天吸着清新的空气,与南来北往的客人谈天说地,张雁很是满足。

谈到未来,张雁希望能尽己所能,带动村民一起创业。“我们村里经常会有各地的驴友进山探险,我会发动村民搞民宿,卖农产品,或者给驴友们当向导,大伙儿一起把乡村旅游搞上去。”

“乡宿”沃土,前景可待

临安“乡宿”热还引来因成功运作“裸心谷”而声名鹊起的德清团队。经多方考察,太湖源镇临目村的九座古民居进入团队CEO林亮的视线。

九座古民居枕山饮河,凝聚着风水学的智慧,四周群山延绵、满目苍翠。林亮带着一众设计师,巧借古民居的生态智慧,最大程度地保留自然原貌和文脉气息,融合当代居家理念,依山就势,逐一雕琢。

华丽蝶变的“一山九舍”犹如一幅水墨画,将窗外山景一一“请”进室内,不管在站在哪里,都会有“一屋一画、一窗一景”的怡然和骀荡。

“‘一山九舍’的面世,标志着临安首个‘乡宿’部落的正式下线。”帅建筑说。

目前,在“一山九舍”的不远处,因银杏和枫香名闻天下的指南村梳妆易容,全新亮相。临安“乡宿”村落的精品力作将在这里打磨成型。与此同时,在横岭、在相见、在泥骆、在呼日……在“一廊十线”沿途,一个个“乡宿”院落、部落、村落正孕育山间、含苞待放。

至此,临安已有20多家“乡宿”开门待客,在建的更有百余家,势头之好,远超预期。“按照规划,三年时间内我们要培育10个乡宿村落、20个乡宿部落、300个乡宿院落”帅建筑介绍。

面对“能不能实现”的质疑,帅建筑信心满满:“临安的好山好水和‘乡宿’的创业氛围已有目共睹,更重要的是,它还有着很优沃的环境土壤。”

这份沃土首先源于临安近几年“环境立市”的决心和成效。

近年来,“三美临安”和新型城市化建设在临安大地如火如荼地开展。举目可望的重大落地工程便是“一廊十线”。它的建成为临安打造“百里画廊,千里画卷”和全域景区化奠定了坚实基础,也为发展“乡宿”提供了优沃的环境土壤。

“更重要的是,以临安市委书记张振丰为首的决策层高度重视发展‘乡宿’产业,使临安在究竟要不要发展‘乡宿’这个问题上,能排除争议,赢得先机。”

在推进新农村建设的过程中,张振丰又一再强调,“不挖山,不填塘,不乱砍树,不搬运河石,不拆有历史价值房子”。这些都为临安发展“乡宿”奠定了重要的环境基础。

2015年以来,张振丰还亲自协调农村历史建筑的保护开发工作,在他的过问下,临安有关部门深入乡间,逐村开展有历史文化价值古建筑的普查。目前,已有500多座古民居、古建筑被列入保护范围,这些文化遗产也将是临安繁荣“乡宿”的宝贵资源。

2016年上半年,到访临安乡宿的著名时评家鄢烈山表示:临安乡宿的环境与风景之美好不用多说,最强烈的印象是,这里的许多“乡宿”,一是很重视亲子关系,开辟两床或三床亲子房间,有儿童游乐场所或设备;二是重视“中产”或“小资”休闲趣味,可以喝咖啡或品茶,可以对着山谷或湖水发呆,也有阅读和文体游戏场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